We'd be running from the pain.

說來好笑,
自己想的人設,自己寫的劇情,
我卻在四年以後才真正感同身受。
「為什麼明知道會痛楚,人還是要與他人產生聯繫呢?」*
我想,她很明白,比起硬生生被撕裂般的痛楚,內心空落落的感覺好受多了,
不是嗎?

-

*摘自百里化氢《深海寻人》←一篇特别美特别棒的周叶,如果吃這對的請張嘴吃我安利!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