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赤黑】You got the whole world around(1)

*一贯的假文艺伪清新风格

*可能有bug……

*原创人物有,但她是助攻请放心(´∀`)♡

*BGM:【Deemo】Mili - YUBIKIRI-GENMAN(个人觉得蛮适合的啦……有兴趣的可以去找来听听诶嘿)

一、

“先生,已经到目的地了哦。”


司机的提醒将青年从浅眠中唤醒,他转了转因长时间保持同一姿势而有些僵硬的脖颈,同时说了声“不好意思”,看了眼计价板,从包裡掏出皮夹。


接过钱,司机瞄了瞄他手裡抱着的花束。那是一束以嫩粉色的包装纸及同色系缎带精心装束的百合,洁白的花瓣彷若还残留着清晨的露水,清香飘逸。“您是来探望家属或朋友的吗?”


目的地是远离市区的私立疗养院,还抱着花束——任谁都会这麽猜。但赤司征十郎没有马上承认,他沉默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愿早日康復啊。”


“谢谢。”


赤司下了车,却绕过了疗养院的大门,沿着铺着石砖的小径走进环抱着整栋建筑的树林。


除了偶尔的鸟鸣,树林裡静谧极了,就如他此刻的心情。走出林子后即刻映入眼帘的是座湖泊,和树林相比这裡热闹多了,老人们坐在长椅上享受着春日的暖阳,湖边还能看见几个男孩在踢球,女孩则坐在茵茵草地上编织着花环。


一派祥和的景象让原本面无表情的他忍不住微微一笑。


湖水呈一种宁和的绿,他走上湖边造景用的木造渡口,在尽头处停下脚步,吻了吻手中的百合,弯下腰郑重地将花束轻轻放下。


关于司机的问题,某方面说来,赤司并没有说谎。只是这个“探望”,与对方的理解有着根本上的不同。


他又静静站在湖边良久,才转身离开,循着原路走了回去,这回,赤司才终于走进疗养院内部。


听见脚步声,柜台后方原本正盯着电脑屏幕的女子抬起了头,看见赤司后马上露出了笑容。赤司看见那样的笑时愣了愣,因为那不是礼貌性的微笑,女子确实是打从心底高兴着。“你一定就是赤司先生。”


赤司认出了她的声音——她就是稍早前和他通过电话的女子。他点了点头,“你好,浅川小姐。”


浅川佑季离开柜台,走到赤司面前,“接下来请多多指教喽,如果有任何问题或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请一定要说一声,我会尽我所能协助你。”


浅川身材娇小,并留着与她的娃娃脸十分相衬的波波头,明明与赤司年纪相彷,身边却总自带小女孩般雀跃的氛围。赤司笑了笑,“谢谢。”


“你的行李和画具昨天就送到了,已经帮你拿到房间。不过去房间之前,我先带你去大厅看一眼吧。”


“麻烦了。”


 ……


他们在大厅那一大片空白的牆壁前停下脚步。


这面牆便是赤司此行的目的。浅川早在刚来疗养院做义工没有多久后便注意到这面牆,它面积很大,却没有壁画或壁纸装饰,单调至极,也冰冷得可以,因此她不只一次向院长提议找人彩绘牆壁。


而接下这活的,竟然是赤司征十郎。


没有一个女孩不知道赤司是谁。身为艺术家的他之所以出名,长得好看当然是主因之一,但没有人能否认他的确才华横溢。其实比起绘画,赤司的摄影作品更广为人知,他走过各个国家,并拍下照片、写了文章,出版了一系列图文并茂的游记,其名为《The edge of the world》。


事实上,浅川就是赤司的迷妹之一,想到接下来的日子裡有幸亲眼见证他的创作过程,她便兴奋不已。


啊,说到这……


“赤司先生。”


赤司转头。


“我们院长的儿子,他住在这间疗养院裡。他是你的超级大粉丝,”想像着那张平时总是缺乏的表情的脸若是见到赤司会有多开心,浅川便忍不住微笑,“如果你能见他一面,我想他一定会很开心的。当然,这是我个人的请求……”


赤司耸肩,笑道:“有何不可呢?”



虽然赤司马上便答应了自己,但浅川没有急着安排两人见面,说是先让赤司安顿好,之后再说。


中午,赤司在食堂用过午餐,便在疗养院内到处走走。虽然他过去来过这裡无数遍,但总是带着忧虑,从没好好看过这裡的风景。疗养院选址选得很好,远离尘嚣,群青环抱,作为静养的地点再适合不过。


浅川当天再一次看到赤司是下午的事了,她抱着一筐刚洗好的白色被单走上屋顶正打算晾,却意外发现了正低头看着相机的赤司。


“咦,赤司先生?”


“浅川小姐。”赤司举起其中一只手挥了挥。


“我以为你会马上动手画呢。”


“我还没想好。”


“啊?”


“就是说连草稿都没打。”赤司坦然说道,见浅川依旧目瞪口呆,又补充:“我打算先熟悉熟悉这裡,再决定画什麽。”


“……哦,这样啊。”


对话到这裡就停了。赤司继续拍照,浅川则开始忙活,清风将被单吹得啪啦作响,随风飘扬的白色更将天空衬得愈发透蓝,洗衣粉的香味逐渐飘散于四周。


浅川忍不住又看了赤司一眼,此时他正好背对着她,微微仰头,镜头对准天空,正在捕捉掠过天边的飞鸟的踪迹。他的背影在飞扬的被单之间时隐时现,正是这样的画面让她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感觉——


他不属于任何人、任何地方,甚至,不属于这个世界——赤司就是这样一个既孤独又美丽的存在。


仅是一抹背影,彷彿已是一个说不完的故事。


二、


悠悠转醒之后,黑子哲也首先感知到的是在眼睑上跳跃的阳光,再来就是窗外枝桠上辗转的鸟鸣。他忍不住伸手挡住眼睛,待思绪从刚睡醒的浑沌状态恢復清明,才缓缓睁开眼,坐起身。


直到打开窗户,看见树梢上的新绿,黑子才意识到,这已是他在这个病房迎接的第五个春天。他面向窗户,眯着眼享受了一会儿春晨温暖的日光,才转头望向床边的茶几。


果不其然,一盘清淡却不失丰富的早餐已经摆在上头了。唯一不同的是,黑色的底盘上除了碗和碟子,还躺着一张名片大小的小卡片。


早安♪ 

相信黑子君也注意到了吧,春天已经来了哦!如果需要,我可以推着轮椅带你出去逛逛啊~已经闷了整个冬天,再这样下去你会发霉啦(#`Д´)ノ 

好啦废话不多说,今天有个“大”惊喜!好好期待吧,嘻嘻♥   浅川


黑子忍不住微微一笑,开始猜想这次惊喜会是什麽。上次是隔壁房的小女孩里莎编的花环,上上次是男孩们瞒着他偷偷练唱的某首他最喜欢的英文歌……


也许是被春天的气息所影响,黑子的心情少见地轻快了起来。


用完早餐,他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将笔记本电脑开机,点进那个他几乎每天都登上的网站。站主是个很有个性的人,他的网誌裡从来只有照片(顶多加上地标),极少出现文字。


黑子滚动滚轮,浏览着最新的照片,但看着看着他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他不可置信地反复看了那组照片好几次,发布日期是昨日深夜,站主并没有标上地标,但黑子很清楚照片上的地方究竟是哪……


就在此时,“叩、叩、叩”拉回了黑子的思绪,他眨了眨眼,朝门外喊了声“请进”。


然而接下来开门进房的人让他加倍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更或者,自己出现了幻觉。黑子和许多迷妹在逛街时意外碰见自家偶像的反应一样,先是进入了一种“我是谁我在哪这是梦吗”的状态。


但他陷入呆滞的时间实在有点长,赤司忍不住伸出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初次见面,我是赤司征十郎。”


黑子终于从震惊到一片空白的情绪中稍稍平復,但他仍旧一脸木然,以机器人般死板板的语调回道:“我知道……我是黑子哲也,我喜欢你很久了。”


毕竟是走过各个国家的旅行家,再热情洋溢的人他都见过,因此黑子堪称直球的告白并没有在赤司心裡造成多大的冲击,他只是眯起眼笑了笑,“谢谢,我的荣幸。”


这下,黑子才彻底回过神来。


……他都说了些什麽啊?!



直到脑袋恢復正常运作,黑子才意识到,这大概就是浅川所说的惊喜,也明白了她为何要特地强调“大”这个字的原因。


“话说回来,赤司先生为什麽会答应为疗养院彩绘牆壁呢?”其实,自从听了浅川的建议后,黑子的父亲便开始积极寻找有此意愿的画家,可迟迟找不到人。想来也是,画家在现今想要生存实属不易,请他们画画价钱可不能低,而他父亲又将所有财力集中在经营疗养院的事务上,实在没有额外的钱给付,提供的只有包吃包住的条件。


因此当听到浅川说找到人时黑子已经颇意外了,现在又得知那个人便是赤司,心情更不能只用惊讶来形容。


赤司没有马上回答,像在回忆什麽一般眸色变得深沉。


“……因为我的母亲,生前受过这裡的照顾。”


“原来如此。”黑子点头。


“话说回来,她当时正好就住在这间房裡。”他仔细环视四周,恍惚间他彷彿回到几年前,看见母亲坐在病床上,笑着说“征十郎你来了啊”。


“那真是很巧呢。”


望着赤司分外柔和的神情,黑子忍不住说:“感觉赤司先生的母亲,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


“她的确是。”


气氛莫名变得有些忧伤,像是为了转移注意,黑子说道:“对了,我有个问题一直想请想问你。”


“问吧。”


黑子将搁在大腿上的笔记本电脑转向赤司,赤司看了电脑屏幕一眼,发现那是自己的个人站。


他挑起眉毛代替了询问。


“赤司先生个人站的名字是‘旅鸟的依归’,据我所知,旅鸟又称‘过境鸟’,当候鸟迁徙时途经某些地区,在该地稍作停留、不留下繁衍过冬,对当地来说,这些鸟便是所谓旅鸟。”闻言赤司闪过了意外的神色,黑子继续说了下去:“那麽这样看来,这站名取的就很有意思了……我想问的是:你的旅行,有所谓‘目的地’吗?”


在漫长旅行中,不论经过哪裡,都不是他归属的地方……那麽,他的“依归”,究竟在何处呢?


赤司先是愣了愣,随后便笑了起来。


在旅行当中,他见过许多人,然而他们问的问题通常都是“你接下来想去哪裡”;那些迷恋上他的人,则会依依不捨地问“你不会回来了吗”……但从来没有人问过,他真正想到达的地方,是哪裡。


“她心之所向,便是我最想到达的天涯海角。”


黑子并没有问这个“她”是谁,陷入了沉思。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麽看着赤司的书时,总能感受到那满溢而出的思念之情──不论是文字、还是那些偶尔穿插的插画或小涂鸦──因为他旅行的意义,从头到尾就只有她。


“……我明白了。”黑子微微一笑,“怪不得你的文字总是那麽美丽。”


短短不到半小时的对话,赤司便对黑子产生好感……也许古代的那些人找到“知音”时,便是这样的心情吧。


“总而言之,谢谢你回答了我那麽多问题,因为见到偶像所以有点兴奋过头了,真是不好意思……但,请容许我提出最后一个任性的要求。”黑子双手合十,一抹微笑和眨眼的动作为他白皙到有些病态的面容增添了一分活力。


“但说无妨。”


“机会难得,我一定要要个签名。”


似乎被黑子的愉悦所感染,赤司的嘴角始终上扬着。


“当然没问题。”

 

TBC.
 

于是我非常作死地在开学前夕开了坑。

不管有没有人看,我会尽力填了它,其实这篇我已经想写很久了,是和当初的《吐息雪色》风格挺类似的一篇哦……嗯,至少我这麽认为。

 @煦昀晨昕 柔依,想了想還是決定圈你來看了XD。雖然這篇文算不上甜,但不會虐可以放心食用!然後記得督促我寫完它(滾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