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關於C

 
  
我其實比任何人都膽小,比任何人都自卑;有人在與我相處兩年之後說我總是透露這一股淡淡的憂愁,也有人才認識不久就說我好像在強顏歡笑。常常因迷茫而開始懷疑自己,受了挫便開始對自己嚴厲苛責:顫抖的手指抓著髮根,因為愚蠢的自尊心而忍著不讓眼眶裡的眼淚流下,心中刷過成千上萬的彈幕,內容全是:「天啊你怎麼那麼沒用」「你是廢物嗎」「簡直垃圾」……
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把生活活成這個樣子。如果可以,我也好想什麼事都不管活得瀟灑豁達啊。
而一切的問題出在於,我的強求與我的自尊。我把那些其實並不那麼重要的東西看得過於重要,手緊緊攥著不肯放開,甚至到了會痛、壓迫到自己的程度。
這樣,真的值得嗎?
  
  
從國中開始,我便對數學有種莫名的恐懼。其他學科不曾出過問題,唯獨數學,雖然不曾不及格,但考最低的分數也已接近及格邊緣。
那是一種長期累積,成績的不理想不斷摧折我對數學的自信,我開始對它起了恐懼,到最幾乎成了一種障礙:這到了國三的模擬考變得尤其明顯,其他科都不會,唯獨數學我在考試時會心跳跳很快,手發抖,腦筋片空白。
因為數學成績不理想回家狂哭這種事,更是常常發生。
我沒有想到,只不過是一小段透過網路傳達的訊息及半小時不到的談話,自己竟在他面前無所遁形。
你為什麼那麼在意分數?
我發現,他直視我的眼神讓我無法說謊。
嗯……可能是我對自己的要求比較高?
自我要求高是好事,它往往是你的「動力」,但是現在,它已經成了你的「阻力」。我想,只要考過一次零分你大概就會正常了。
我苦笑,然後回答:可能哦。
與其從滿分開始往下減,你何不從零開始加呢?這其實和半杯水的道理是一樣的,你為何要執著於那空了的一半,而不想想「你還有一半」這件事呢?
放下吧。他說。一杯已經裝太滿的水無法再裝太多東西了,全部倒掉從頭開始才會不斷進步。而你現在的問題便是,你捨不得。
但是,你的那一杯水已經很髒了,難道不該倒掉嗎?
最後,他微微笑了。要勇敢。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那當下,我真的有點想哭——不知是因為他的這一番話,還是那溫柔到過分的語氣。
  
  
父親騎車載我從補習班返家的路上,我默默想道——
或許C他,就是那種我未來想嫁的那種類型了吧。
真的沒有誇張。
上課的時候他或許講話很賤很北爛,開口閉口就笑罵我們是小王八羔子,一直抱怨我們不捧場他冷到不行的笑話,常常拿前端用海綿做成的長棍敲我們頭……但私下去找他,不管是問問題還是什麼的,他都溫柔得不得了。
雖然我和他認識甚至三個月不到,但我已經可以預見——
他一定會成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
而我由衷希望,我也能成為他的驕傲。
  
-----

噢對不起我有點花痴。(#
我只是太過驚訝,居然能有補習班老師人那麼好。他是為了教而教並充滿熱忱,不是為了賺錢。
我覺得我好像愛上他了^q^^^^,會教數學的男人簡直帥爆了(小姐請冷靜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