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吐息雪色 番外·思

 @山崎弥生 弥生醬(可以这么叫吧w?)它会产出全是你的功劳XD,虽然这次不是以旁人视角写的就是了(・ω´・ )


算是复健。

其实一直计划写《吐息雪色》的第三篇番外,一切都是因为懒(x)。

说来这篇是我压力大时写来治癒自己的东西,於是最近被考卷虐惨时我莫名想起了它,重温之后超想吶喊,纯情的两人真是太萌了♡温柔的俺司实在是ˊ/////ˇ/////ˋ,如果还有人记得这篇,我会很高兴!!!

没看过本篇也没关系,只要知道两人都是顶尖艺术高中的天才,赤司是音乐科,黑子是美术科,两人目前是恋人关系。

可以的话请继续↓


番外•思


  垂着脑袋的白色花苞透着洁白剔透的光泽,在桌面上投下一片阴影。


  静夜里,笔芯与纸张摩擦的沙沙声格外清晰。深深浅浅的黑互相交错堆叠,原本只有简单线条的花朵逐渐变得有血有肉,仿佛被人赋予了生命。


  一盆花、一盒素描用的铅笔、一本画册——这就是黑子哲也的夜晚。


  被人们誉为天才画家的黑子,是个十分极端的人。绘画以外的事他几乎毫无兴趣,很多时候,其他科目的课开始还不到五分钟,他已趴倒在课桌上与课本相亲相爱去了;而对于绘画,他却是无比执着,其认真的态度用“废寝忘食”形容再贴切不过。


  今晚的他也是画到无我的境界,超脱身体与精神的疲累,脑子里只剩把眼前画作完成的念头,当素描画完成时,早已过了平常人就寝的时间。


  合上画册,困意才如洪水般猛烈地席卷而来,黑子抬手关掉台灯,把脸埋进臂弯,沉沉睡去。


  这几天以来几乎每天都是这样,每晚在书桌或画架前睡着,醒来便拿起画笔继续挥洒,将吃饭洗澡睡觉以外的所有时间献给了绘画。


  而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全是因为太思念某人的缘故。

 

 


  翌日,开锁进入自己恋人寝室的赤司征十郎,第一眼看到的是如雪片般散落一地的图画纸,再来就是趴在书桌上沉睡的黑子。


  他轻叹一声,步履艰难地走到黑子身边。看见桌上的素描本及对方染上些许灰黑的指尖,他大致明白了情况。


  赤司搭上他的肩,轻晃着他的身子。


  “……黑子,醒醒。”


  见黑子丝毫没有转醒的迹象,赤司十分干脆地放弃了叫醒他的打算,直接将黑子抱了起来。过轻的体重让他皱了皱眉,下定决心要好好督促他吃饭的同时赤司走到床边把黑子放下,为他掖好被角。


  床上人儿浅蓝色的睫毛轻轻颤动几下,咕哝了声:“……赤司君……”


  赤司一愣,随后发现黑子仍紧闭着双眼,不禁莞尔,“梦话吗,真可爱。”语落还轻轻捏了柔嫩的脸颊,如预期般皱起的淡色眉毛使他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赤司重新回到窗边的书桌前,用手指摸了摸盆栽里的土壤,拿起一旁的喷雾式洒水器给雪滴花浇水。随后他走到惨不忍睹的房间中央,先是取下掛在绳子上晾干的水彩画,再蹲下身捡拾地上的画纸。


  抱着整叠画,起先他只是随意浏览、看看恋人都画了些什么,结果翻着翻着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几幅画里的主角,全是赤司自己。


  有的是简单的速写,有的是拥有完整构图的作品。其中最令赤司印象深刻的一幅,是自己站在蓝空下拉着水晶小提琴,金色的音符随风飘扬,传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赤司用单手罩住自己的双眼。


  糟糕。脸好像热起来了。


  春假期间,赤司受邀到外县市巡回演奏,整周下来两人只用短信和电话与对方联络。这是他们交往以来第一次长时间离开对方,他本来有些害怕,会不会到头来如此牵肠掛肚的只有他自己,黑子只会和平常一样,画的废寝忘食……


  但这些画说话了,它们告诉赤司事实完全不是这样——画作的每一抹色彩、每一条线条都在诉说着,那与日俱增的恋慕与思念。


  这实在太犯规了。


  爱上黑子哲也后,赤司明白了一件事——


  有时候,天然才是最可怕的武器。


  * * *


  黑子是被厨房传出的香气以及食物在平底锅上兹兹作响的声音唤醒的。他打了个哈欠,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到厨房,看着一周未见的恋人料理的背影发起了呆。


  赤司将煎好的培根铲进已放有吐司和炒蛋的盘子,关掉瓦斯,一回头便看见黑子像小动物般圆睁着眼动也不动地盯着自己瞧。


  “欢迎回来……不,我是说早上好,赤司君——”


  话还没说完,赤司就以令人傻眼的速度脱下围裙扑过来抱住黑子,其力道大到黑子差点向后倾倒。


  “我也很想你,黑子。”


  “……?”虽然疑惑为什么是我“也”很想你而不是我很想你,黑子还是圈住了赤司的脖子,将下巴搁在他的肩头笑得温柔,“嗯,我也是哦。”

 

 


  一起坐在餐桌前吃过早餐,黑子才发现原本乱糟糟的房间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画也整整齐齐地叠在木桌上。他把它们拿了起来,一幅幅翻看。


  “感谢赤司君替我整理……赤司君看过这些画了吗?”


  “……嗯。” 


  “那你觉得这张如何?”黑子将赤司拉着水晶小提琴的那幅秀给赤司看。


  “……”赤司撇过头。


  黑子疑惑地眨了眨眼,不明白赤司为何会是这种反应。每次看他的画赤司总会给出长评,其评论的专业几乎不亚于那些大型绘画比赛的评审,所以黑子总爱给他讲评自己的画作。


  “……是画的不好?”


  “不是。画的非常棒。”……黑子从不知道自己用色彩表达情感的能力有多强,早已超乎语言直击精神层面。这幅画带给他的冲击,就和画室里的那幅人物画一样,比千言万语更让人怦然心动。


  “哦……那就好。”黑子说:“望月老师要我挑一幅作品去参加美术展,那就挑这——”


   赤司打断了黑子的话,语气斩钉截铁, “不行。”


  “诶?可是这是我最满意的一幅……”黑子有些错愕。


  “就是不行。”


  “……”


  黑子到最后还是无法理解,赤司那么坚持的原因。


  但其实很好懂。


  想想看,如果是你,会同意你的男朋友将自己写给你的情书,贴在布告栏上吗?


  * * *


  黑子拉开窗帘,让阳光窜进房内,为窗口的雪滴花披上金色轻纱。


  “雪滴花开了呢。”


  “是啊,”赤司说道:“毕竟春天来了。”


  这盆雪滴花,是赤司以“我的房间没有空间养植物”为理由送给黑子的。赤司把这盆花送给自己时,黑子是真的下定决心要好好照顾她,可专注画画的他老是忘记浇水。


  为了不让植物枯死,赤司只能定期来黑子寝室一趟——这才是赤司的真正目的……一盆花换一把房间钥匙,多划算?


  这件事黑子不知道,大概也永远不会知道了吧。


  番外 思 Fin


雪滴花,別名雪花莲、待雪草、雪玲兰……是整个春天里最早开花的花,所以又叫“告春花”。

花语:希望、纯洁的爱。

花箴言:爱上这样的人,需像亲吻雪滴花般呵护他。

评论(2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