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赤黑】黑猫奇想谭 Chapter 18

Chapter 18


    火舌舔噬着蠢蠢欲动的暗影,闇魇纷纷发出尖锐但不响亮的惨叫,在剧烈燃烧后灰飞烟灭。


    平息了吵杂的脉动,赤司缓步走近前几秒尚被闇魇团团包围、蜷缩在地并瑟瑟发抖的娇小身影。


    那是一只黑色的猫。


    赤司停下脚步。


    他记得母亲曾和他说过黑猫的事,不过他对这种妖精的认知很浅,只知道那是种会说话并能化身成人的猫妖。


    “……你还好吧?”


    原本紧闭双眼的黑猫终于睁开眼睛,玻璃珠子里澄澈蔚蓝的天空让赤司讚叹地眨了眨眼。黑猫没有说话,只是摇头,过了半晌又点了点头,让赤司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不过想到他才刚脱离险境,便十分体谅地没有追究。


    赤司微微弯下身,“你叫什么名字?”


    “……黑子哲也。”


    “黑子哲也吗?”他喃喃重复了一遍,弯腰将黑子抱起,让他依偎在字己臂弯,“我的名字是赤司征十郎。……那么哲也,什么都不用害怕了哦,”


    闻言黑子不禁抬起头,只见赤司唇角上扬笑弯了眼,“我就在这里啊。”


    “──征十郎!”


    听见母亲的叫唤赤司循着声音望去,只见诗织的红色长发有些凌乱,看来是从Phantom里追出来的。


    仿佛终于被拉回现实,赤司怀里的小毛球一抖,他还来不及反应之時黑子跳出了臂弯,用让人看不清的速度溜进河边的草丛里。


    “我在屋里感受到你使用了火的魔法。” 缓过呼吸,诗织说道:“是闇魇吧?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我在Phantom周围设下了结界,几只闇魇并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


    意识到诗织是在指责自己於夜间随意外出的莽撞行为,赤司低下了头,“抱歉,母亲。……有只黑猫被闇魇包围,我认为我必须救他。”


    诗织地睁大双眼,不自觉集中注意去感应周围的波动,“……你不说我还没发现有黑猫在……好吧,下次注意就行。我们回去吧。”


    “是。”


    跟上母亲的脚步返回大別墅之前,赤司回头看了看草丛。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自己似乎看见了,那在黑暗中闪烁的湛蓝目光。


    * * *


    自从在那个夜晚救出黑子哲也后,赤司便对黑猫这种越来越感兴趣。首先,他决定用“凡人”的认知做最初步的了解。


    翻过一本本色彩鲜豔的绘本,他发现,在人类的想像里,黑猫向来是十分特別的存在──


    猫本身就是一种神祕的生物:走起路来悄然无息,有着总是洞烛先机的犀利眼神,以及神出鬼没的习性……


    然而让他感到疑惑的是,为什么绘本中待在巫婆旁边的偏偏是黑猫?只因为他们拥有能够消融於夜色的毛皮?又为什么,在某些国家黑猫总被视为不祥的征兆?


    总觉得……不是巧合。


    赤司双手扶著木梯的边缘,小心翼翼往上爬,打算去拿书架上有仔细描述黑猫的书籍。


    “赤司君。”


    指尖差一点就要搆到那本书,此时后方突然传来了叫唤声,赤司一惊,重心一偏,就这样从梯子上跌了下来。


    “──请小心!……呜……”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出现,相对之下柔软的触感让赤司意识到自己似乎是把什么人当做肉垫,於是缓缓睁开眼──年龄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的蓝发男孩被他压在身下,大抵是疼痛尚未舒缓,仍旧紧闭着双眼,眉头微蹙。


    赤司说了声抱歉赶紧爬起来,向对方伸出手,让他借助自己的力量站起身。


    他仔细打量眼前正拍掉身上灰尘的男孩。


    清爽的浅蓝色头发因方才的小小意外而淘气地四处乱翘,让人激起“糟糕好想揉”的冲动,白皙的皮肤和水灵灵的蓝色大眼有着能把正太控秒杀的杀伤力,就算始终他面无表情……最后,视线停在颈脖处。


    那是条项鍊,掛坠与蓝色的猫眼如出一辙,十分精巧。


    “……哲也?”


    “是我没错。”黑子惊喜地眨了眨眼,“赤司君是怎么认出我的?”


    赤司指向他的项鍊,“这个,还有你的眼睛。曾听母亲说过黑猫能以人类姿态出现,就猜到是你了。”


    闻言黑子下意识抚上掛在颈子上的黑猫之瞳。


    在那双美丽的异色眸子里发现了探询的意味,他不禁站直了身子,“我是来致谢的。”


    “致谢?”


    黑子弯身来了个标準的九十度鞠躬,“若不是赤司君,我肯定已经没命了。真的万分感谢。”


    “……啊啊,没事。举手之劳而已。”语落,赤司饶有兴致地直勾勾望着黑子,让他有些发毛,并在沉默了半晌之后发表微妙的评论:“你……果然很奇怪。”


    “奇怪?”黑子歪头,“请问这是什么意思?”


    “先不说这个……哲也知道‘我们’是什么吗?”


    “‘我们’是指……?”


    “就是我和母亲。”见黑子依旧一脸茫然,赤司轻叹一声,“看来是不知道了。我和母亲拥有‘蚀影贵族’的血统,生来的使命就是消灭闇魇,而闇魇则习惯称我们为‘吃影鬼’。”


    “吃影鬼”这个词唤起了黑子的记忆,他记得自己被那团扭曲的暗影包围之时,似乎有听它们讲过。“闇魇……就是那一夜攻击我的妖精?”


    “对。闇魇与我们有着很深的渊缘,为了提防它们,母亲在这栋建筑物外设有结界,将闇魇阻隔在外。其他妖精能自由进出,但是通过结界时母亲会有所感知。”赤司话锋一转:“这就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能进Phantom代表你穿过了结界,母亲却到现在都还没发现你……而我居然也没有发现。”


    那个晚上,我之所以能从一群闇魇中感受到他的存在,是因为全神贯注的关系吗?这次完全没注意到就算了,还被吓了一跳──


    ──第一次遇见这种妖精呢。


    他扬起嘴角。


----------


废话一下:

如你所见,就是喜闻乐见的救美。

其实本篇有很多场景和台词都是为了还原歌词而 设计的,如果有点突兀……还请见谅>w<

96我爱你! ! ! ! (别理她 她发厨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