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赤黑】黑猫奇想谭 Chapter 17

Chapter 17

   “……果然姓赤司的都是怪物啊,十三年前的时候也是……”战败之后,回到小屋青峰盘着腿坐在座垫上搔着后脑勺,“不过最近找到不错的水晶,碎掉的刀也有著落了。”

    “说人家是怪物是很失礼的,青峰君。”黑子轻轻提醒。

    跪坐姿势完美得无法挑剔的赤司将手伸到颈后,解下脖子上的项鍊放到茶几上头,“那么,这个就拜托你了,大辉。”

    “啧。”青峰抓起项鍊,站起身,“我知道了”。

    青峰走到那堆满原矿的大柜子前,清点所需的材料并将其一一取出,“嘛……其他矿石都不缺,就缺了块紫魅石……偏偏那又是最难找的。”

    原本正安定吃着美味棒的紫原突然有了反应,“诶──该不会又要我像上次那样到处去找吗?我不要──那很累人的。”

    “……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吗?”黑子问。

    “解决办法?”青峰思索,“我得找找。”他将抱着的矿石放在工作台上,踱步至书柜前取出一本破旧而厚重的书籍翻阅,纸页划破空气的声音有些锐利。

    “……啊,有了,”青峰嘴角轻挑,扫过赤司和黑子,“算你们幸运,依现有条件,能够人工制造出那种石头。”

    “……人工?”

    青峰要赤司伸出手,将一颗石头放在他掌心。

    “小峰,确定没搞错吗?我怎么看都觉得那只是普通石头啊。”

    “当然啦。”青峰摆了摆手,看向赤司旁边的黑子,“哲,将你的手覆在赤司手上。”

    黑子乖乖将手覆了上去。感受到的除了石头有稜有角的触感,还有那个人掌心的温度。

    “究竟是那个奇葩试出来的我也不知道……总之黑猫的灵力与蚀影贵族的灵属系灵力融合,便能生成紫魅石。”

    “好厉害,这样也行?”紫原边打开饼干包装边说道。

    感知到从对方源源湧出的力量,黑子也释出自己的灵力。黑与紫的光互相交融,被两人掌心裹住的石头将融合后的灵力卷了进去,直到石头如水晶般黑里流溢晶莹的紫光,两人才停止灵力的输出。

    青峰拿走了融合成功紫魅石,开始进行解除封印的工作。

    除了化身为人,黑猫平时不怎么使用灵力,黑子这还是第一次输出这么大的量,因此有些虚脱,变回了黑猫型态,安静乖巧地蜷臥在赤司的大腿上,闭上眼任对方抚摸背脊柔顺的毛。

    失明之后,赤司有个习惯。即便无法再以那双眼看见,他还是会让眼神放在对方身上。

    黑子仰头凝视着他一红一金的异色瞳。他总会可笑地产生一种自己与他“是线交错”的错觉,然而只要注视著那双眼久一些便会发现,曾在那美丽色彩中熠熠生辉的星光早已陨落,如今只剩茫然的朦胧。

    “嘛──终于完成了。”青峰打破了有些凝滞的沉默,两人──严格来说是一人一猫──纷纷抬起头,青峰将梦心还给赤司,“不过它还除於不完全解封的状态,必须持续注入你本身的灵力一段时间才能完全解除。”

    “梦心封印解除后,记忆将在你的梦里涌现。”青峰撇嘴一笑,“祝你有个好梦,赤司。”

   * * *

    漂浮在为蓝天空中的火球就像是一颗颗红色的气球,男孩一弹指圆球瞬间爆裂,传来的爆鸣与橘红色火花像极了在白昼盛放的烟花。

    诗织石榴色的双瞳盛满了惊讶与赞赏,她摸了摸赤司的头,“……征十郎真的很有天分呢,学习速度真快。不像当时的我,父亲的动作我得看上好几遍才能勉强记起,而且总是学不精,力量也无法控制得很好……幸亏父亲是个温柔的人,不然我肯定会被掐死。”

    “那么,母亲肯定是遗传外祖父的。”

    诗织微微歪头,一时无法会意过来,“嗯?”

    “因为母亲也是个很温柔的人啊。”赤司熄灭掌心的火焰,平静体内火的脉动,并放走另一只掌心聚集得风元素。

    闻言诗织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不过她马上发现自己孩子一双异色的眼睛不如平时明亮,正注视着不知名的远方若有所思,“怎么啦,征十郎?”

    “吶母亲。”

    “是?”

    “我们的力量,是为了什么而存在的?”赤司抬起手掌,刺眼的日光从指缝洒了下来,眩目的使他瞇起了眼。

    “为了消灭闇魇啊。”

    “为什么得消灭它们?”

    她的眼光便的深沉,笑意悄悄被风带走,“因为,这是我们身为蚀影贵族的使命,打从我们出生、身上流淌这血脉之时,就已经注定好的命运。”

 

    说真的,什么使命、命运的,他一个五岁的孩子无法完全理解。

    於棋盘上落下一子,赤司望着天花板的吊灯陷入沉思,壁炉里的火焰随着他浮浮沉沉的思绪跃动,劈啪燃烧着。

    他还清楚记得自己第一次用这双手将闇魇烧成灰烬的那日,那黑中带着幽紫的身躯在火焰的灼烧下灰飞烟灭。

    ──拥有这样的力量,其实很寂寞吧?生来就为了摧毁。

    红发男孩就这样一边与自己对弈一边胡思乱想,直到刺入他感官的恶意使他的血液瞬间沸腾,他猛然站起身离开房间,啪哒啪哒跑下阶梯,没搭理女仆的询问直接推开大门冲出Phantom。

    他确实感受到了。

    那仿若求救讯号的微小脉动。

    没有繁星也没有月亮的夜晚,夜空是令人窒息的黑。他注视着河边一团黑影。

    ──是闇魇……被那些扭曲的形体重重包围的,是谁?

    左眼发亮的瞬间,夜空被火光照亮。

----------

请容我先致上深深的歉意。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惦记着这篇忒诡异的东西,半夜睡不着的时候把自己写的东西重看了一遍,突然又找回那种想为自己的故事而写的感觉。久等啦,就算没人看我还是会把这篇《黑猫》写完的。

评论(1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