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赤黑】变相(上)

#BGM : MP魔幻力量 – 偷偷的

 

#俗烂狗血情节注意,OOC注意!!!(因为很重要所以要加粗

 

#虽说设定在帝光时期,但请把它视为半架空Orz,本文里的黑子不打篮球,原因文里会说;且文里有很多设定因我的任性而背离原著,接受不能者请迴避

 

#会涉及某些疾病,症状扯蛋Bug有,请小天使们別较真,拜托了(土下座

 

 

    上、

 

 

    晕眩感褪去后,胸口的窒闷反而更加明晰了。

 

 

    两手撑着硬梆梆的床铺,黑子哲也有些吃力地坐起身,低血压使他眼前一黑。凉被与西装外套摩擦的窸窣声引起了坐在办公前抄抄写写的女子的注意,她走到床边,拉近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

 

 

    女子将手中的东西塞给黑子,“感觉还好吗?”

 

 

    黑子有些愣愣地盯着手里的支气管扩张剂*,过了几秒才抬起头对上女子的眼睛,点了点头,“……还好,这次只是贫血而已。非常感谢,雨宫老师。”

 

 

    大抵是黑子眼里的困惑太过明显,雨宫浅浅一笑说了声“不会”后解释道:“那是赤司同学给我的,说是以防万一。”

 

 

    “……这样啊。”经雨宫这么一说,黑子的脑海突然闪过晕倒前赤司担心的眼神。意识到今天也是赤司将昏倒的自己扛来保健室,他开始东张西望。

 

 

    “在找赤司同学?他已经去体育馆了哦──毕竟现在是社团时间。”

 

 

    “…啊。”黑子点头,将双脚荡下床穿上室内鞋,站起来将凉被折好叠在床上,然后对雨宫鞠了一躬,“今天又承蒙您照顾了,雨宫老师。非常感谢。”说完,他便离开了保健室。

 

 

    看着被黑子拉开又关上的门,雨宫想起那个十几分钟前还坐在床边、直到钟声快响才离去的赤发少年。

 

 

    “……两人感情真好啊。大概从小就认识了吧?”她喃喃自语,回到办公桌前坐好,继续工作。

 

 

 

 

    回到教室,黑子收拾好自己的书包便离开了校舍,走向篮球部一军所使用的体育馆。他直接绕到建筑后方走上阶梯,开门进入二楼的看台,在最前排的观众席坐下。

 

 

    这个位置正好能隔着栏杆看见下方正拿着板子作纪录的赤司,而他也正朝这里看来。面对对方带着关心的询问目光,黑子对他微微颔首,赤司这才将注意放回部活上。

 

 

    篮球撞击地板与鞋底摩擦地面的声音混杂成一片嗡鸣,黑子捧着文库本,翻开书签夹着的那页继续阅读。然而,他迟迟无法将自己带入书中剧情,注意力不断被下方打着篮球的少年们吸引。

 

 

    “一场,再一场!小青峰!”

 

    “哈!奉陪到底!反正不管来几场结果都一样。”

 

    “…唔,是谁把烤地瓜放在这的?可─以─吃─吗─”

 

    “喂!紫原!別碰它!那是我今天的幸运物!!!”

 

 

    ……

 

 

    由于黑子的肠胃对铁质的吸收异常缓慢,因此他长期患有缺铁性贫血,症状严重时甚至得每星期施打或服用一次铁剂;父母带他跑过好几家医院,却没有医生能够说出肠胃功能异常的原因,黑子能做的只有多补充铁质……不过,真正严重影响黑子生活的不是贫血,而是气喘──很多时后,只是小病都会让黑子的父母担心不已,小小的感冒都可能诱使气喘发作……

 

 

    从小体弱多病的黑子的童年有大半时间是在医院度过,这样的情况直到升上国中抵抗力变佳才有所改善。

 

 

    所以,第一次从电视转播得知篮球这项运动时,首次在那向来波澜不惊的眼里燃起的光芒很快就黯淡下去──因为疾病的关系,黑子不适合从事任何激烈运动。

 

 

    也所以,小学时班上同学对三天两头就因病缺席的黑子不怎么熟稔,其他正常出席的日子里他也总被忽视,不过──

 

 

    『那有什么关系。』赤发男孩轻轻一跃,手里的球划出完美的拋物线进了篮框,他转过头,『你不是还有我吗。』

 

 

    ──他还有这个人。

 

 

    黑子哲也还有赤司征十郎。

 

 

    只是……

 

 

    “跑起来!”

 

 

    赤司清亮的声音在体育馆回荡,让黑子猛然回神。

 

 

    意识到自己已经动也不动注视着赤司很长一段时间,他赶紧撇开视线,无意识收紧的手指弄皱了书页。

 

 

    * * *

 

 

    穿好皮鞋,黑子哲也站玄关朝里头喊了声“我出门了”,待那句从未改变的“路上小心”传进耳里,便推开家门。

 

 

    他打了个哈欠,对今天也站在自家门口等着自己的赤司征十郎打招呼,“早上好,赤司君。”

 

 

    “早上好,哲也。”赤司一如往常揉了揉黑子的头,抚平那搓整理时被主人遗漏的头发,然后又是惯例的关心:“回家后怎么样,还不舒服吗?”

 

 

    黑子摇头,“只是起床时血压比较低而已。”

 

 

    “那就好。记得多补充铁质。对了,昨天忘记跟你说──我不是告诉过哲也很多次,对你来说挑食是最要不得的吗?別以为我没看见你昨天吃午餐时把菜挑出来。”……嗯,还是一样老妈属性Max。

 

 

    赤司又看了黑子一眼,叹了一口气,“……所以说能让我这么不放心的也只有哲也你了。”

 

 

    两人在赤司单方面的叨念下来到校门口,肩并肩走进校舍準备换上室内鞋。

 

 

    出现在自己鞋柜里的东西使赤司一顿。见身旁的人迟迟没有把鞋提出来换上,黑子偏过头,“怎么了?”

 

 

    看见赤司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的粉色信封,他眨了眨眼,“……该怎么说?真是传统的告白方式呢。”

 

 

    说完,黑子低下了头让长长刘海遮住自己的表情,尽量无视胸口那细如针刺的疼痛。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只知道这与气喘症状之一的胸闷不太一样。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确认自己没露出什么奇怪的表情才抬起脸,马上就看见赤司盯着自己。

 

 

    “……请问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赤司君?”

 

 

    “……不,没有。”赤司转身往教室的方向走去,“走吧。”

 

 

    

 

 

    恍恍惚惚间,一片赤色占据了黑子大半的视野。大腿被人稳稳托住,自己的手则轻轻扶着他的肩膀,鼻腔充斥满属于那个人的清新味道──他被赤司背着。

 

 

    自己大概又昏倒了。

 

 

    赤司走得很慢很慢,这样的贴心却使黑子心头湧上一股酸涩。

 

 

    一直都是这样。

 

 

    这种情况三天两头就会上演一次,而黑子印象最深的是几个月前,自己坐在体育馆二楼等待赤司的时后也像这样突然晕倒,赤司二话不说直接丟下手边的训练,把他抱到保健室。

 

 

    赤司君总是这样照顾著自己……

 

 

    从小与赤司一起长大的黑子,比任何人都清楚赤司有多优秀──成绩长年霸占全年第一不说,体育也可说是样样全年,最近更是升上篮球部一军队长的位置;去赤司家玩时,他不只一次看见他在学习各种才艺:钢琴、小提琴、书道……。虽然赤司无论待人待己都近乎苛刻,但只要与他真正相处过,便不难发现那严厉外表下的温柔本质。

 

 

    赤司什么都好,相较起来自己平凡了太多。黑子确信,要不是他俩从小就认识,自己和赤司肯定会是两条永远无法交会的平行线。

 

 

    这样的自己对赤司君来说果然是个负担吧?

 

 

    『所以说能让我那么不放心的也只有哲也你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赤司君总不可能一辈子照顾我……

 

 

    黑子抓紧了赤司的肩膀。

 

 

    这种逐渐变相的依赖,该适可而止了。

 

 

    ----------

 

 

    当赤司和黑子走出学校时,那几个人高马大五颜六色的家伙已经在校门前等着了。篮球部一军被称为“奇蹟的世代”的一群,常常在放学后一起行动,有时候是便利店有时候是M记,赤司则是偶尔参与,黑子就是如此与他们结识的。

 

 

    “啊咧?小黑子今天没有来吗?”

 

 

    “…那个,我在这。”

 

 

    终于找到心心念念的人儿,黄濑凉太顶着一对具象化的狗耳朵扑向黑子,“嘤嘤嘤小黑子我好想你。”

 

 

    “请放开我,黄濑君。”

 

 

    “……黄濑。”

 

 

    一回头便看见队长皮笑肉不笑的恐怖神情,黄濑吓得赶紧放开黑子,躲到一旁与青峰大辉咬耳朵:“……不觉得小赤司的占有欲很可怕吗?”

 

 

    青峰斜了他一眼,“你没听过不作不死这句话吗黄濑。”

 

 

    “今天双子座的运势排名是最后一名,与水瓶座、射手座相克。”绿间·神棍·真太郎用缠满绷带的手指推了推眼镜。”

 

 

    紫原敦:“……吧唧吧唧吧唧……”

 

 

    一群人就这样吵吵闹闹地来到了M记。自动门敞开后,扑面而来的冷气将紧黏在肌肤上的燥热驱赶得一点也不剩。果然夏天就是要来有冷气的地方啊。

 

 

    黑子正想朝点餐台迈出脚步,肩膀就被人早一步按住。

 

 

    “哲也,別忘了你昨天才刚发作──”

 

 

    黑子赶在赤司完全开启老妈模式之前打断他的话:“我已经很久没喝了,拜托赤司君通融一次吧。至於香草奶昔很冰的事不用担心,我再拜托店员小姐拿去微波就行。”

 

 

    “……”微波?!

 

 

    “请別露出那样的表情,我真的有试过。啊,话说当我这么要求时,店员小姐的反应和赤司君现在的表情十分类似呢。”

 

 

    “……”

 

 

    “令人不知如何吐槽啊……”听见两人对话的黄濑十分汗颜,“不过,小赤司指的‘发作’是……?”

 

 

    “黑子从小就患有气喘的说。”绿间说道。

 

 

    “诶诶是这样吗,难怪小赤司总是特別关心小黑子……话说你们有发现吗?小赤司叫我们都用姓氏,却直接叫小黑子‘哲也’诶!”

 

 

    青峰将双手背在脑后,“第一次见面时赤司不就说过了吗,他俩从小就认识啦。”

 

 

    “总觉得小赤很喜欢小黑呢,每次我趴在小黑身上时小赤都一脸杀气──怪恐怖的。”

 

 

    “呜呜完全同意啊小紫原。”

 

 

 

 

    ……呵护黑子哲也,对赤司征十郎来说早已是理所当然、再正常不过的事──与胜利一样,对黑子的保护欲说是他新陈代谢中的一部分也不过分。

 

 

    第一次遇见黑子,赤司就对他抱有好感。与同龄的熊孩子相比,黑子十分文静又乖巧懂事,不像他们总是为了芝麻蒜皮的小事大声哭叫。熟稔之后到对方家里玩是常有的事,基本上双方的父母十分欢迎对方的来访。他们总是共看一本绘本、一起听祖母说故事,或是坐在缘廊,边听着风铃的清脆声响边吃西瓜。

 

 

    六岁那年,黑子在赤司面前第一次气喘发作──他突然开始咳嗽,呼吸又快又浅并传来粗糙的喘鸣,白皙的脸蛋因呼吸不到氧气而涨红,手紧紧抓着胸口看上去很痛苦。

 

 

    在那之后,保护黑子几乎成了本能。对,不是习惯,是本能。

 

 

    因为那种就要失去的感觉,太可怕了。

 

 

    只是最近,一直以来的疼惜不知何时变相成了类似占有欲的情感──看见黑子与別人接触,赤司就会觉得不太爽,尽管他已多次告诉自己,距离黑子最近的人就是自己不是別人,却无法不感到吃味……

 

 

    当然,这些事,黑子都不知道。

 

 

 

 

    告別众人之后天已经全黑,飞蚊恋恋不舍地环绕着路灯飞行,月亮洒下淡淡银光。俩人一路无话,街道上只剩下夏夜的蝉鸣。

 

 

    赤司总是先将黑子送回家,亲眼看着他走进家门才离开,今天也不例外。

 

 

    门掩上后,赤司隐约听见黑子於门内大喊“我回来了”的声音。

 

 

    他闭上双眼长吁了一口气,随后掉头往距离不远的自家走去。

 

 

    * * *

 

 

    “那、那个,我已经喜欢赤司同学很久了!”

 

 

    时间是周末,地点是图书馆,人和事是赤司替因时常昏倒而漏掉好几节课的黑子补习,正好被同为帝光中学、仰慕著赤司,最近一直计画表白的女孩子撞见。

 

 

    於是,豁出去的少女华丽地无视掉坐在赤司对面的黑子,对赤司告白了。

 

 

    赤司不禁看了对面的黑子一眼。

 

 

    而他只是淡淡扫过自己及面色潮红的少女一眼,便抓着笔继续与数学题奋斗,仿佛完全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

 

 

    “……抱歉,我目前没有恋爱的打算。”

 

 

    少女咬着下唇,放开紧抓着衣摆的手,什么也没说低着头转身跑掉。

 

 

    “看来赤司君发好人卡的经验十分丰富呢。”直到少女跑远,黑子才幽幽发表感想:“之前塞在鞋柜里的情书也好、今天的现场告白也好……赤司君果然是男性的敌人。”

 

 

    “这样吗。”赤司挑起眉,观察着眼前少年的反应。

 

 

    黑子点头“嗯”了一声,将练习簿向前推,“麻烦请赤司君再示范一次解题的方法好吗?我有点忘记了。”

 

 

    写完数学后,赤司让黑子先写国文习作,有问题再提问,自己则替他检查刚刚算的数学。确认运算过程和答案都没问题,赤司放下簿子,正想看黑子写到哪里,却发现他把下巴搁在臂弯,与周公下棋去了。

 

 

    想了想,赤司最后还是没有把他叫醒,就只是托着腮看着他的睡颜,伸出手撩起有些过长的蓝色刘海。确认蓝发少年没有转醒的迹象,他喃喃开口:“看见我被告白,你就真的任何感觉也没有吗?”

 

 

    『赤司君真会选书。』黑子症状严重到需要住院时,赤司总会去图书馆借几本书给他排遣无聊。下课后赤司去医院探望黑子时,他正好捧著他借来的小说,微微一笑。

 

 

    在赤司的强迫下,黑子只能张开嘴任赤司把菜送进嘴里,『赤司君好像母亲、不,母亲温柔多了──唔、对不起、疼…赤司君你的汤匙戳到我的喉咙了──』

 

 

    ……只要闭上眼睛,那些与黑子哲也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就会湧入脑海。然而这些不够,远远不够,再也满足不了他了──他想要的,不再只是黑子对他的惯性依赖,而是更多的……

 

 

    ──啊啊,人类果然是种贪得无餍的生物啊。

 

 

    “只有我这样想着你的事情……”

 

 

    他在光洁饱满的额面上印下一吻,随后也跟着趴了下来,使两人额头相抵。

 

 

    “……不觉得有点不公平吗,哲也?”

 

 

    ──请只看着我,多在乎我一点点吧……

 

 

======

 

*支气管扩张剂:及止喘药,作用是使得气管扩张,恢复呼吸通畅。

 

啊,忘了说,在这篇文里赤黑两人是青梅竹马。

评论(7)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