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赤黑】黑猫奇想谭 Chapter 16

    唉我知道我都知道,特別渣的一章,没有人看我也认了Orz


----------


Chapter 16


    说实话,赤司花了点时间适应,在那强烈的灵系脉动之后,灵视视角所出现的变化──除了能感受到力量产生的共鸣外,赤司的灵视开始能“看见”除了紫色以外的光团。


    譬如说,青峰手中所掌握的风,是青绿色的。


    青峰手一甩,原本在掌心回旋的风幻化成一只展翅的鸟,朝着赤司以极快的速度飞扑而来。看见那绿色光团极速朝自己逼近,赤司也让风脱离掌心。


    两股力量在空中互相碰撞,激起了火花般的绿色碎光。


    力量在相抵下逐渐减弱,灵视视角中,显眼的绿色光团越缩越小,最后消失,变回普通的空气消失在空气中。


    即便感到违和,青峰还是露出笑容。


    照理说,若只是单纯的元素比拚,先发制人的那一方通常会占上风,然而两人的风元素相撞之后却消弭了,这代表着两方的力量平分秋色。


    青峰不知道,赤司刚刚劈出去的风元素中其实夹杂了一些水,而水的特性是“调和”──简单来说就是“镇静”,即便只有一点,但确实削弱了风的力量,弥补了处於被动一方之力量上的不足。


    “……不错嘛。”


    青峰咧嘴笑了,深色的眸中闪耀着野兽般的精光,随后抽出了系在腰间的黑水晶短刃,直往赤司冲去。


    让血液中鼓动得最粗暴的脉动无限放大,赤司前方骤然冒出大火,食指轻轻一勾,跳动的火焰听从了他的指示向两边延展开来,筑成一座火墙。也就是说,青峰若想靠近赤司,得直接穿过火焰。


    然而青峰即使看见熊熊燃烧的火也毫无畏惧,笔直地向前冲。他左臂上其中一只臂环突然发出了灰褐色光,下一秒青峰全身便被的矿石结晶包裹覆盖,有如轻便的盔甲。


    他就这么穿过了火的屏障,虽然那副主要由矿晶构成的盔甲马上因为火的“分解”特性而烧毁,但覆在矿石上头那薄薄一层的土还是好好发挥了“防御”的特性,使青峰毫发无伤,持着短刃的手猛地直朝赤司刺去。


    刀尖刺到物体的感觉透过刀身传到掌心,以为攻击成功的青峰抬起头,却被伫立於眼前的东西惊呆了。


    那是一棵树。而这棵树正是赤司赶在青峰刺向自己之前,用土的力量使其凭空长出来的。


    青峰拔出短刃的同时,挡在眼前树化作褐色光点从空中飘落,然后回归大地。


    这段时间已经够赤司往一旁闪躲,甚至有余力甩动手掌,让堪比刀刃锋利的风如箭矢般往青峰飞去。


    即便瞬间做出反应,风的箭矢还是划伤了青峰的脸颊,伤口泛出血丝。


    一边观战一边吃着口袋里的存粮的紫原,含糊不清地发表言论:“……小赤好厉害啊。”


    “……”


    久久得不到回应,紫原困惑地往一旁看去,发现黑子动也不动地盯着空地上的战斗。


    “……嘛,小黑怪怪的。”


    赤司扬起嘴角,“似乎轮到我了呢。”


    ──想要,做个有趣的尝试。


    他发现,战斗到现在他唯一还没使用的就是“灵”这个力量,赤司还记得诗织的日记中有提过,这个属系属于“毁坏魔法”,已经失传……至於自己为何可以感受到它的脉动、且似乎能够使用,则是个谜──管他的,拿下胜利是眼下最要紧的事。


    於是,他在掌心聚集的风元素里渗入了灵,然后挥了出去。


    结果就是,和以往笔直单调的攻击路线不同,风刃开始在空中回旋,飓风不断扩大,如一头在旷野上肆虐发狂的野兽。


    青峰看着飓风离自己愈来愈近,若不再想点办法,会直接被割成碎片──他从没想过那么快就得使出杀手锏,印象中,十三年前自己和赤司诗织对打的时候也不是这样的,何况现在的他比十三年前更强了啊。


    他以双手握住水晶刀的刀柄,神奇的是原本长度只称得上匕首的刀倏地伸长了,青峰将之插进土里,两只臂环齐齐发出了光芒,下一秒整片大地便被从刀刃延展出来的黑色水晶覆盖,和先前抵挡赤司火焰的矿石不同,是大块大块、精良而坚硬的水晶,不会轻易被风刃割裂。


    等待回旋风刃终于停下,黑水晶的表面只留下了深深浅浅的刮痕,而局势完全逆转,赤司被青峰的黑水晶困在小小的空间中动弹不得。


    ──到达极限了吧。


    自己或许还没,但这里就是青峰的极限了。


    ──也就是说,破坏掉这些水晶就行了?


    但不可能那么容易,毕竟加了灵的风刃也无法对它造成多大的伤害,他试着使用渗入灵的火分解水晶……的确有效,但被分解的地方马上会生出新的水晶,完全没完没了;且困住赤司的不单只是黑水晶,水晶墙壁上附着着浓厚的风元素,每隔一分钟会随着青峰的灵力脉动向赤司发动攻击。


    风、火、水、土四种力量的可能性被赤司轮著想过一遍,此时他灵光一闪。


    ──不是还有灵吗?


    这小空间里什么都没有,就只有成堆的风元素;赤司将它们聚集到自己掌心然后往前一挥,风碰上风,壁上的风元素已抵消得差不多了,接着他将掌贴上还残存着薄薄风元素的水晶墙壁,让水从掌心湧出,调和并削弱风残余的力量。


    最后将灵注入水晶壁之时,紫色的光纹以他手掌与水晶相贴的地方为圆心向外扩展,爬满覆盖大地的整片水晶,发出刺眼的光芒。


    俄顷之后水晶生生碎裂,并化为紫色光点消散!


    ──“毁灭魔法”……原来如此吗?


    方才还在为赤司感到着急的紫原和黑子,见紫色光粉弥漫了整片天空,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


    青峰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水晶刀碎裂并消失。


    ⋯⋯自己,又输了?不过,输了又如何?自己能够热血沸腾痛痛快快打一场,这就够了。


    青峰走近赤司,距离不近不远,刚好是三步的距离,扬起嘴角。

    

    “我输了。”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