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赤黑】黑猫奇想谭 Chapter 11

Chapter 11


    绿间真太郎表示他很无奈。


    他曾经认为只要跟在蚀影贵族的后裔身边就再也不用忍受一堆有的没的鸟事了,看来果然是他太天真了──虽然他在Phantom平平和和过了三年,但自从那刚好和他同龄的人类少年来到这里后,就发生了一连串的事……


    让我们先来看看他的一生。


    绿间是只相当年轻的树精,来到这个世界上不过十七年。


    他诞生于日本,在到处游历时无意间来到了蚀影贵族为了囚禁闇魇的结界──也可以说是另一个世界,然后很不幸地,被闇魇这种妖精缠上了。


    在这个世界里他不断躲着逃着,就在这时他看见了伫立在荒郊野外的大別墅。就算身为一只树精他还嫩着,他也判断得出来,那建筑外的结界气息可不一般──那是强大而洁净,近乎神圣的力量,于是他没怎么犹豫就去敲了门。


    等了颇久,眼看追在后头的闇魇就要扑上来了,这时那厚重的大门仿佛终于听见了他的祈祷般,敞了开来。


    站在门缝间的是身着复古洋装的妙龄女子。


    最后,女子轻而易举消灭了那些闇魇,看着心有余悸的绿间,轻轻笑了,颊边展开了酒窝,‘已经没事了哦。’


    那女子的名字就叫做赤司诗织。


    在这之后,绿间询问诗织,自己能够怎么报答救命之恩。诗织想了颇久,然后问绿间:“你愿意在这里住下来,成为Phantom的园丁吗?”


    从此以后绿间就生活在Phantom里,照顾花木什么的对身为树精的他来说易如反掌,对这项工作他颇是喜欢。之前除了仆人外只有自己一人的诗织,也相当喜欢找绿间聊天。他们聊的内容天南地北,绿间也是因此而得知,诗织有孩子。


    其实她的孩子不只赤司征十郎一个,但是唯一继承了蚀影贵族血脉与魔力的只有他,和她在Phantom生活过的也只有他,所以最疼爱他也是理所当然。


    过了三年,因为种种原因,赤司被接回Phantom。


    在闇魇冒充楠木纹夏的风波过去以后,赤司已经全盲。这种东西绿间不是很懂,但他似乎听他说过,赤司用魔力勉强可以辨识眼前的东西及光影,但即便如此还是有诸多不便,因此答应了诗织的绿间,不时得去帮助他一些事。当然別说绿间了,赤司本人也不喜欢这样的状况,所以努力适应“灵视”的视角,真有必要才会请绿间帮忙。


    所以说谁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他回来后就尽是这种事情啊──?!


    这是此刻绿间内心的吶喊。


    几分钟前替院子里的黑玫瑰修剪去多余的枝叶后,绿间推开了大门準备进去,就在这时一只黑色的猫轻巧地钻过了门缝,溜进Phantom内部,绿间皱紧眉头,对着那只蓝眼黑猫说了句:“你有什么事。”


    黑猫眨了眨双眼甩甩尾巴仿佛以此代替回答,甚至优雅地坐了下来,用尾巴圈住了自己的脚。


    “……说话!”说时在,绿间从以前就不是很喜欢猫,不论是黑猫,还是普通的猫。


    这时诗织刚好从楼梯下来,看见站在大门前的绿间,有些困惑的歪了歪头,“怎么了吗,真太郎君?”


    “……有只黑猫趁我开门的时候溜了进来。”


    闻言诗织微微蹙起了眉,“……黑猫?”


    “对。”


    诗织走到绿间旁边,蹲下注视那只黑猫的双眼,然后瞥向黑猫的颈间。


    脑海闪过之前赤司戴着的猫眼项鍊,诗织思忖了一会儿,“……没关系。你可以把门关上了,真太郎君。”


    “诗织小姐,你的意思是,要让他……?”绿间有些惊讶地推了推眼镜,“可是,黑色的猫,这代表他……”


    “没问题的。”诗织浅浅一笑,“在这只黑猫身上,我完全感觉不到一丝恶意,或许他也和之前的你一样,有求于我啊,真太郎君。”


    因为这是诗织──也就是Phantom的主人──的决定,绿间也不能再说什么,“……我知道了。”


    黑子哲也敛下眼睑对诗织低下了头,像是致意也像是道谢。


    ***


    月光穿过了窗帘的缝隙倾漏进来,在地上洒下斑驳的银光。壁炉里的火劈哩啪啦烧着,温暖着室内冷冽的空气。夜已深,困意却迟迟没有向赤司袭来。他坐在床上,睁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被打开的房门发出细微的吱呀声,赤司仍旧将脸对着窗外,仿佛可以清晰看见窗外的月色。


    “……啧,快出去。”


    直到听见绿间的声音,赤司才转过头,“真太郎?”


    赤司以灵视的视角发现,在门口的不只绿间真太郎,在较为高长的紫色光团旁边,有另一团浅紫的光。


    ……那是什么?或者,那是谁?


    “……有一只黑色的猫想要进来你房间。”所以说他果然无法喜欢猫啊。


    黑色的猫?不知为何,说到黑猫他有种莫名……怀念的感觉?


    “让他进来吧。”


    得到许可,黑子直接从绿间通过,轻巧跳上摆在赤司的床对面的茶几,注视着那双久別的异色瞳。


    被月光照亮的瞳眸,映出了双方的影子。


    但是,此时的黑子还不知道,他已经看不见他了。




    那一晚,赤司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他看得见。夜幕上的上弦月闪烁着静谧的光,身旁有条河流涓涓流过,河水拍打岸边的细语不绝於耳,河边柔软的草因为夜风的来袭而压低了身子。


    ──他认得这个地方,是流过Phantom附近的小河。


    在那折射着月光的小河的河岸,赤司看见了差点就融于夜色之中不被察觉的娇小身影。


    那是一只黑色的猫。然后,他想起了睡着前的事,且他那奇怪却又出奇的準的第六感告诉他,眼前的和绿间说的那只黑猫是同一只。


    他注视着那莫名熟悉的蓝色双瞳,猛然想起他瞳孔的颜色和那在珠宝盒里找到的那条猫眼项鍊,如出一辙。


    “……你是谁?”这句话问出口赤司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傻了,他居然问一只猫问题。他不知道的是,眼前这只猫听得懂人话,甚至,也能说。


    黑子听见赤司的疑问的那瞬间,他觉得,自己内心世界的某一角,崩塌了。


    ……原来,这个人已经,不记得我了啊。


    ‘我们啊,可是骑士啊。’


    黑子扬起尾巴,开口:“我,是骑士。”


    听见黑子的声音,赤司惊讶地睁大双眼。不过仔细想想其实也没什么,树精都可以变成人了,猫咪会说话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被世界、被人们……被你,遗忘了。” 他记得,他都记得,眼前的这个人当时是如何抱起了他、抚摸着他的背脊,并闭上眼睛,嘴角微扬温柔地说着:‘已经什么都不用害怕了哦,我就在你身边啊。’


    “……赤司君。”


    从他眼底滑落的晶莹不是夜露。


    直至今日赤司才知道,原来猫也会哭。


----------


怒领工资的哲也QwQQQQQQQQQ

妈妈我对不起你(´;ω;`)

我能说我终于写到我一开始就想写的地方了吗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