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赤黑】黑猫奇想谭 Chapter 10

Chapter 10


    愤怒?复仇?


    拋下那么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诗织便起身打开自己房间的门,找药草去了,过了一会儿后赤司又听见了门把转动及门被推开的声响,随后诗织的声音响起:“没有崧霖石了。”


    绿间闻言,眨了眨眼:“……也就是说,又得拜托那家伙了是吧。”


    “嗯。”诗织点点头后将手探进衬衫领口,将藏匿在里头的项鍊掛坠掏了出来。那是个造型奇特的哨子,她吹了吹那紫色的哨子,但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因此赤司不太清楚她做了什么。“真太郎君,麻烦你帮我把窗户打开。”


    绿间向前几步推开了窗户,完全将窗子敞开后马上往旁边移动了一步,就在下一秒赤司听见有什么划破空气,随后有东西在走廊上降落了。


    “午安,敦君。”诗织歪头笑了笑,颊边展了甜甜的酒窝。


    “你必须好好补偿我,小诗。我本来正要在义大利吃冰淇淋”拉长的音让声调听起来更家慵懒了,要不是赤司几乎看不见了,不然,看到那一头紫色偏长的头发,懒散的感觉大概会更强烈吧。“──啊啦啦,这不是小绿吗。”


    接收到紫发少年的视线,绿间点了点头,“紫原。”


    几乎是环视全场一圈后,紫原敦这才发现手环着胸倚着墙壁的赤司,转头望向诗织,“……小诗?”


    “啊,他是我的孩子,名字叫赤司征十郎。”因为还来不及说的关系,诗织并不知道赤司的眼睛恶化的程度,手朝紫原比了比,说:“这是紫原敦,像他这样的妖精被我们称为‘寻梦鸟’,也称‘旅行者’。”


    赤司也只能凭着紫原说话的声音传来的方向点了点头并简单问候。


    后来向绿间问过后,赤司才知道“寻梦鸟”是拥有人类和鸟类型态的妖精,拥有一种名叫“空间飞跃”的技能,类似于瞬间移动。生性爱好自由,几乎天天都在环游世界,上一秒他可能在北极看白熊,下一秒他可能出现在企鹅群里──因此又被称为“旅行者”。


    “──嗯,这么一说,和小诗长得真的很像呢。”紫原低头看着赤司,“就叫你小赤吧。”


    “那么,小诗叫我来有什么事情?”


    诗织只是笑一笑,“我手边的崧霖石没有了,情况很急,只能找敦君你。”


    “嗯……崧霖石吗?”紫原拉开大衣的拉鍊。大衣的内层有好几个口袋,被他塞满了各式样的东西,容量相当大。知道依紫原的性格大概不知道又把东西塞去哪里了,诗织丟下一句“你慢慢找,我先去拿个东西”便又进了自己的房间。


    等紫原终于找到了他要的东西,诗织也刚好开门出来了。她将手里色彩缤纷的纸盒塞到紫原手里,“给。这是我没多久前去超商里买的,最新口味的美味棒……好像是青椒乳酪味的样子?”


    接过盒装美味棒的紫原马上露出了闪闪发亮的眼神,“最喜欢你了小诗,最近都没怎么回日本所以不知道出了什么口味。给~你的崧霖石。”将那盒美味棒收进其中一个口袋后,说了声“Bye-bye~”便再次幻化为鸟,从敞开的窗户飞离Phantom了……嗯?问我他去哪了?大概是飞回义大利吃他的冰淇淋了吧。


    这之后,诗织让赤司先到她的房间坐着休息,用魔法和药草治疗后确认楠木纹夏已经没事,便和绿间一起去饭厅查看其他女仆的状况了。


    坐在诗织房间沙发上的赤司,清楚待会儿就是真相大白的时刻。


    他仰着头闭上眼睛。这个动作对他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仅存于眼前的,只有黑暗。


    也只剩黑暗。


    ***


    应该听过、或者看过童话故事吧?睡美人也好,白雪公主也好,记得所有童话的开场白吗?──没错,就是那句“很久很久以前”。关于赤司的特殊血脉的故事,也得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这个世界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有人与非人的存在──也就是人类与妖精。


    世上只有少部分人类看得见妖精的存在,当时,这些人封为“蚀影贵族”,绝对效忠于英国皇室,负责与妖精打交道,此外,他们还拥有能够对抗闇魇的力量──这股力量就竟是从何而来?没有人能够回答,最合理的解释大概只有“天赐”两字。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后,普遍的妖精已经相当习惯如此的生存模式──对于人类抱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度,而所有妖精中只有一个例外:因为种种原因不幸拥有所谓“阴阳眼”的普通人,称它们为“影魅”,而蚀影贵族则称它们为“闇魇”。


    其实闇魇这种妖精并不是完全不讲道理,无法沟通,甚至有一段时间人类与闇魇的关系十分和平。


    即使如此,闇魇还是相当不稳定的种族,不时会有它们伤害人类的消息,女皇终于不愿意再忍受这些,命令蚀影贵族消灭英国境内所有闇魇。


    但就算是蚀影贵族,想要完全灭掉一个自古存在的种族,还是太困难了一些。最后他们决定:既然无法消灭,就将之驱逐吧。


    于是,他们挑了远在东方的一座列岛,将所有闇魇从英国驱逐至那里──也就是日本,可说是将它们封印在那里,直至今日。这行动让蚀影贵族和闇魇起了很大的冲突,这也是为什么原本如此强盛的一群人如今只剩下诗织一人守护着平衡──


    人类与妖精身处的世界其实是相通的,但是现在能看见妖精的人类已经屈指可数,所以现今几乎没有人知道妖精的存在──至於那些纪载了关于妖精的古老文献,则被历史学家归类成单纯的神话中;而蚀影贵族的残裔,用强大的结界在日本创造出另一个世界,简单来说就是用来封印闇魇的容器,人类进入需要经过许可,其他妖精可自由出入,而闇魇则是连靠近与现世相连的结界都不被允许。


    这就是Phantom与这整个空间,与世界的关系。


    ***


    听诗织用异常低沉的声音诉说这一切的赤司,完全看不见诗织的表情。说明停止后陷入了一片沉默,没有人开口。直到自赤司感觉到自己被一股温暖轻轻环住脖子。


    “……对不起,征十郎。”诗织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我居然以为这样就是保护你……以前是,现在也是。”


    “……‘以前’?”老实说赤司不是很明白为何诗织的情绪起伏会如此之大。


    “征十郎隐约记得吧?你是在五岁离开Phantom的……想必聪明的你应该也已经发现,自己的记忆并不完整?这些都──”


    赤司静静回拥诗织,轻轻打断她:“已经没关系了。”


    “可是……”


    “给我一点时间吧,母亲。”他露出了微笑,有些自嘲意味,还带了点悲凉。


    ……记忆缺失这部分,大概远比他想像的还要复杂得多,而且就算寻回那些记忆,还有什么意义呢?


    现在的我,已经什么也看不到了啊。


----------


来串场的吃货紫参上────!!!

话说,好想开新坑Orz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