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赤黑】黑猫奇想谭 Chapter 8

Chapter 8


    他轻轻说了声“失礼了”便翻开日记。


    O年O月O日 天气 雨

    父亲送我这本日记我真的非常惊喜并惊讶!因为它是这么的厚,纸张又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完?


    有些歪歪扭扭的平假名显示了执笔者当时尚幼的年龄,用字遣词也还相当稚嫩简单。接着下去的几篇都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重点,不外乎是某天去了哪里玩、又吃了什么、某某天养了只波斯猫……之类的内容,赤司只好跳页。


    诗织的字迹和前面几篇相较起来已经工整得多,句子的语意也比之前完整:


    O年O月O日 天气 阴晴相间

    一开始的震惊退去之后,我发现自己居然就这样接受了这样的事,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责任感。我一直住的地方一直都不平凡……原来那些黑影都不是幻觉吗?曾几何时我已经完全适应那种、力量无时无刻在我身体内翻湧的感觉……父亲称那为“魔力”……好像是这样?


    ──黑影,在身体翻湧的力量……当年的诗织与赤司的情况一模一样。


    O年O月O日 天气 晴,多云

    所谓“魔法”竟然和我看的小说非常类似!分成风、火、水、土、灵五种属系,其中火与水属于“意念魔法”,风与土为“自然魔法”,灵则是“毁坏魔法”。意念魔法和自然魔法还很好理解──前者就是可以凭着意念使动,而后者就是必须仰靠世界上自然存在或有人提供的元素……但是灵为何被归类在毁坏魔法呢?问过父亲,他也给不出答案,他说灵这个属系,也就是毁坏魔法的使用方法几乎失传,即便书籍上有纪载,却也无法使用。为什么呢?


    ……意念魔法、自然魔法与毁坏魔法是吗?那么,上次让壁炉自动继续燃烧的,就是所谓的意念魔法了──可是,还不够。他得知道更多。赤司迅速浏览后快速翻页。


    …………


    O年O月O日 天气 阴冷

    亲眼看父亲消灭那些“闇魇”后,我发现这些存在似乎没有想像中那么可怕了,对拥有这血脉的我来说,甚至可说它脆弱。只是,在那黑影消散的时候我感受到深深的恶意──不是错觉。闇魇怕任何光明的东西──也就是说,只要使用对我们来说相当简单的火来对付,就绰绰有余了。但我还是很疑惑,既然对抗闇魇只需要用到火这个属系,那么上天为何还要赐予其他属系的力量给我们呢?闇魇真的就只是这样而已吗?


    “──意念魔法的火……是吧?”方法大概知道了,只是,如果可以,赤司需要更多细节。但是继续翻下去纪录的内容再也没提到关于消灭闇魇的事情,只好作罢。


    除了消灭闇魇的方法外,赤司还就这本日记确认了一件事。与诗织相比,自己的力量并不完全──他不是随时都能感受到那股力量、甚至是使用它,这也是为什么刚刚赤司没有办法马上就打开被诗织加上结界的门锁……不过,不论是魔力在体内窜动、还是使用魔力的感觉,虽然脑子不记得,可是他的身体十分熟悉……也就是说,以前的我大概熟知魔力与其使用的方法……?


    他想了想,只想到一种可能性。


    那魔力,或许连同他的记忆一起,被封印了。


    对于自己的力量不完全这点,说赤司没有一点担忧是不可能的。但是外头的绿间还在奋战着,他没有逃避的理由──不能逃避,也不想逃避。


    他合上日记,然后走出房间。


    刚刚在翻阅诗织的日记时他就隐约听见外头传来的打斗声,即使已经事先做了心理準备,但一打开门见到的景像还是让他震了震。


    楠木纹夏的身体周围笼罩着黑紫色的暗影,那些影子般的物质化成锋利的刀刃,斩断了不断缠上她的脚的藤蔓。看得出来处理这些对楠木纹夏游刃有余,这点从她一边斩断藤蔓的同时还不忘顺势朝绿间丟掷那些黑色利刃。


    那些藤蔓是从绿间脚底的绿光延伸出去生长而成,他可以随意操纵它们。但真的如他之前所说,他能做的也只有拖延时间,因为一段时间下来绿间已经伤痕累累,脸上、手臂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血痕,然而另一边的楠木纹夏却毫发无伤。


    “就──说──了,你这些植物实在很可爱,根本算不上威胁。你真以为用这种玩意儿能碰得到我?当年的你不也是因为这样,才会向吃影鬼寻求庇护吗?”楠木纹夏的这番话让赤司意识到,那“吃影鬼”,指的大概是诗织。


    绿间没有答腔,就只是快速生出一条藤蔓档去了朝他飞来的黑色利刃。


    “……啊啊,主角终于现身了。”楠木纹夏偏过头望向站在门前的赤司,眨了眨眼,“仔细一看,你和现任的吃影鬼的当家长的还真像呢,一样有着一头令人作呕的红色头发。”


    她似乎不期待赤司会对这句挑衅做出回应,话刚说完,那些原本对着绿间、漂浮在空中的利刃已转而对着他,“咻”的一声便朝赤司射来。


    在那瞬间赤司感觉到有体内有什么东西爆发了,不到一秒,影子做成的利刃在离他眼前只有一厘米的空中被尽数档下,然后化成黑色的雾消散了。


    赤司在千钧一发之际躲掉了她的袭击。但他很清楚,这和上次让壁炉燃烧起来一样,是运气好的巧合。如果想要轻而易举地打败闇魇,必须让力量完全觉醒才行。而赤司也很清楚,想战胜眼前的怪物必须专心一意,不能有所掛虑……


    “真太郎。”


    绿间转过头,“……什么?”


    “离开这里。你已经为Phantom做了够多了。”


    “可是,这样你不就──”


    赤司有些强硬地打断了他,异色瞳里隐隐闪烁着不容违逆的威压,“这是命令。”绿间读懂了他的意思:母亲不在,Phantom里我就是当家。他继续说:“何况,你自己也说过,母亲可以,我一定也行,不是吗?”


    “……我知道了。”绿间终于点头,收回了缠绕在楠木纹夏脚边的藤蔓。


    这次,楠木纹夏倒是很老实地让绿间离开了现场,看来,她已经将狩猎的目标转移到赤司身上了──可是,到最后是谁狩猎谁,还说不定呢。


    赤司将手贴在胸前,用掌心裹住猫眼项鍊的掛坠──他不知道这么做是否有什么意义,只是,发生了这么多事,总觉得他到现在之所以平安无事就是因为这条项鍊在冥冥之中保佑着他。


    他当然不可能预想到,宝石一接触到他因聚集魔力而发烫的掌心,便绽放出了湛蓝的光芒。


    然后,流遍全身的魔力瞬间沸腾,疯狂随着血液在他体内流窜,并且,赤司的身体就像发光体一般发出了刺眼的白光。


----------


这篇《黑猫奇想谭》有种愈写愈长的趋势。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