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赤黑】黑猫奇想谭 Chapter 7

Chapter 7


    “……楠木,这是怎么回事?”绿间瞪着笑得意味不明的楠木纹夏,握紧了手上拿着的炒菜铲。楠木双手一摊,“就是如你所见的这么一回事。我们已经等待这一天很久了……嗯,虽然在‘吃影鬼’的当家看来,这不过是小小的恶作剧,但光是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就这么死了也没什么关系。”


    事实已经明摆在眼前了,眼前狂妄笑着的楠木纹夏,与那个接触到赤司视线便羞红双颊的楠木纹夏,不是同一个人。楠木纹夏舔了舔嘴唇,对上赤司的异色瞳,“我早上才发现,现在拥有那该死的血脉的居然不只她一人。我一开始没怎么嗅到你的气息呢?看来被保护得很好……是吧?”


    吃影鬼?血脉?……她在说什么?


    楠木纹夏笑了几声,“──真棒的表情啊。如何?被人玩弄的感觉好不好玩啊?”


    绿间咬紧牙,将右脚微微抬起后再用力踩踏地板,这时候,翠绿的光如同花纹繁复的图腾以他的脚为中心点向外延伸出去,随后,绿色光膜轻轻笼住那些失去了意识的女仆们──是结界,为了保护她们不再受到二次伤害。


    “嗯……保护她们吗?真是细心呢。”楠木纹夏轻声说道,眼里闪着不知名的光芒。


    赤司看着绿间一连串的动作挑起了眉,就在此时绿间突然抓住他的手,一个劲儿的就是直接往外冲,等跑离仆人饭厅已有一段距离才放开。


    绿发少年奔跑时频频回头,以确认楠木纹夏是否已经追上,他们不知道的是,此刻的她完全不着急,就只是慢条斯理踏着步伐前进,似乎颇是享受这场捉迷藏。


    为了争取时间,他俩就这样跑到顶楼──也就是二楼──的最深处的房间。这房间与诗织的书房兼臥房相邻,里面堆满了杂物,虽然数量很多却不杂乱,整整齐齐,是个很有诗织风格的杂物间。


    绿间掩上房间的门,顺势将手掌贴在门板上,和刚刚在饭厅时一样,爬满了门板的绿光花纹在黑暗中十分显眼,结界营造了暂时安全的空间。


    缓过呼吸后,绿间才迎向赤司探询的目光,说道:“大概是有个‘闇魇’附身在楠木纹夏身上了。”


    ……继“吃影鬼”之后是“闇魇”吗?突如其来的展开让赤司没有什么实感,说实话,他都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人类了。最近发生的事已让赤司完全相信了绿间所说的话:这里是全然不同世界──背离常识很远很远的世界。


    “‘闇魇’……?”赤司知道自己没有时间多问,於是大概抓了个重点:“那东西不是人……没错吧?”


    绿间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我就老实告诉你吧,在这栋Phantom里,除了你和诗织小姐,其他的都不是人类──当然,也包括我。”


    “……那,是什么?”


    “妖精。”绿间扶了扶眼镜,“只是,你平常看到的,都是我们的人类型态。”果然没错,Phantom这栋別墅完完全全的,不寻常。这点虽然赤司之前便隐约感觉到了,不过知道真相后,说冲击不大什么的根本不可能。


    “听好,赤司,‘闇魇’这种东西就凭妖精是无法与之对抗的,但是诗织小姐可以……你也可以。”


    信息量过大別说,现在又说他是唯一可以和那种非人存在抗衡的人……?这简直就像要求一个平凡的三岁小孩在一天内背完九九乘法表一样强人所难。然而赤司也只是盯着绿间,“……我该怎么做?”


    “你知道的吧?这间储物间的隔壁就是诗织小姐的房间。那个房间被诗织小姐用结界上了锁,没有诗织小姐的应许,这栋Phantom里没有人进得去……但我想,如果是你的话应该可以。”


    绿间告诉赤司,去诗织的书柜找有可能清楚纪载关于闇魇的书,里头应该会有如何应对的方法。“……至于我的话,就留在这里帮你拖延时间。诗织小姐房间的结界相当扎实,关上门后不必担心闇魇会破门而入。”


    赤司眉一挑,“……既然母亲房间的结界相当可靠,为何你不随我一起躲进去就好?”


    “虽然我说过我们妖精无法打倒闇魇,但撑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绿间目光深邃,因为杂物间没有可采光的窗户再加上视力缺失的关系,赤司读不懂在他眼底流转的情绪,“诗织小姐曾救了我一命,我想尽我所能守护收留了我的Phantom,而不是躲起来──这样未尽人事。”


    深埋在言语里的决心是那么有份量,赤司轻轻颔首后说了声“我知道了”便转身打开暂时解除结界的门,跨了一小步来到诗织房间门前。


    他将手搭上门把,转头往楼梯的方向望去。这栋別墅的格局十分大,延展出去的常长廊道消失在黑暗的尽头。楠木纹夏的脚步声就像地狱的呼唤从黑暗中传来,赤司无意识的握紧了门把,手心沁出薄薄的汗。


    ……门打不开。


    那鬼魅般有些飘忽的脚步声已经愈来愈近,赤司深深吸了一口气,空着的另一只手抚上掛在颈间的猫眼项鍊。宝石冰凉的触感多少缓解了他的焦躁。


    这时能量的窜动再次从脚底湧起,他合上双眼,集中意念将那些随着血液奔腾的能量聚集到掌心,使其微微发烫,然后,扭动门把。门开了。


    他快步走进去,将门关上后背靠着门板。等有些失律的心跳平复以后,才走到诗织的书桌前开始寻找绿间所说的书。


    在那嵌壁式书柜里,他的确找到一本名叫《Nightmare》的书,从书柜取下后,赤司轻轻用手拂过老旧的书皮,随后翻开第一页,也就是目录。


    他蹙起了眉。这本书全部都是英文──问题不在于赤司看不看得懂英文,也不是说在这本书里没有他想找的东西,但就是因为这厚厚一本写得过於详细,找起来得花费很多时间,何况印在纸上的文字全是赤司不完全熟悉的语言。


    他将《Nightmare》推到一旁,刚好瞧见摆在桌上的另一本也是份量十足的书。暗红色的封皮上,有着以华丽的金色花体写的“Diary”的字样。


    ……母亲的日记?


----------


各种意义上神展开的一章。

写到这里,终于对得起我一开始下的“奇幻”tag(´・ω・`)

等整个风波(?)过去后也是时候开讲讲这篇《黑猫》的世界观了(也太晚

还有,我好久没有给黑子发工资了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