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赤黑】黑猫奇想谭 Chapter 6

Chapter 6


    夜晚,总是深不可测的。就好比说那片天空吧,有时候有如镶嵌满璀璨钻石的深蓝色天鹅绒,静谧耀眼;偶尔却不见星辰,唯有孤单的月亮清冷掛在天上;更有时候,无星无月,空白的天空只剩下无尽的黑。光是天空就如此变幻莫测了,那么那些见不得天日、只能在夜晚活动的东西呢?


    想想看──为什么鬼故事里幽灵现身的时间总是在深夜?


    难道不是因为“黑夜”的包容性很强吗?现身之后,只要让自己隐身在黑暗之中,然后待朝阳升起,便可以消失得干干净净不留痕迹……


    说真的,自己为什么会当上女仆长,楠木纹夏完全不知道。能成为Phantom中的仆人的人,向来不是“普通人”──这里的每个女仆都是赤司诗织一个一个亲自挑选出来的,在这之中比楠木年纪还要大的多的是。


    ‘別看轻自己了,你一定可以做得很好。’这是诗织将女仆长的职务交给她的那夜,对楠木说的话。


    虽然起初还是会遇到挫折,但是这个职务她现在越做越顺手了,甚至开始乐在其中──看见这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规律进行,意外的让楠木很有成就感,也相信待在Phantom的这段日子会相当愉快。


    深夜,份内的工作终于完成的差不多了,楠木打了一个哈欠,对着过来接班的朽月说:“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我再去确认明天早餐的食材就要睡了。”


    值夜的朽月点了点头,“辛苦了。”


    “哪里。”


    打了个哈欠,楠木强撑着沉重的眼皮抵抗睡意,走下楼梯来到一楼的厨房。大概是因为过于疲累,她才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背后有东西跟着。不过,她会松懈也不能怪她,因为平常的Phantom根本不可能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确认食材的準备量準确无误后,楠木便打算回房间休息了。就在此时,她因为疲劳而迟钝的神经终于将紧急信息传送至大脑,她正想转身却被那东西早一步勒住了脖子。


    紧接着,那团黑影趁楠木还没放声尖叫之前,用黑紫色的手摀住了她的嘴,两只手同时出力,楠木挣扎的力道逐渐弱了下来,最后瘫软。将没有了意识的少女吞噬之后,黑影不规则地扭动了一会儿,最后,原本黑紫色的身体居然变成了楠木纹夏,而且一模一样!


    “楠木纹夏”看着自己的皮肤色的双手,扬起了一抹邪佞的笑容。


    ……所以啊,天黑了就请闭上双眼吧。


    ──嘘……千万不要触怒了夜晚的怪物哦。




    关于自己的身体上的异动,赤司还没告诉诗织……不,应该说,根本没有机会告诉她。诗织外出的情形越来越频繁,有时候赤司甚至整天没见过她。


    扣除掉仆人,Phantom里只住了三个人──诗织、赤司和绿间。原本就够冷清了的餐桌现在只剩下两个人,赤司看着诗织空着的位置,抬眼看向正将浓汤端到餐桌上的楠木纹夏,“母亲整晚都没回来?”


    楠木顿了一下,随后道:“是的,诗织小姐昨日用完晚餐后便出门了。”


    一边的绿间到是完全不担心的样子,安定地吃着做为早餐前菜的水果沙拉。见赤司盯着楠木离去的背影,绿间有些不解,“……赤司?”


    赤司摇了摇头表示没事,收回目光。赤司只是直觉觉得,今天的楠木纹夏有点反常──虽然与她的直正面接触只有一次,但是……似乎有哪里不太对?是因为那些可疑的黑影的关系,让自己越来越疑神疑鬼了?他瞥向窗外,压低的阴云十分厚重,天色特別暗。


    怎么说……有种不好的预感。


    绿间通常都在早上照料花园,所以用完早餐后赤司只能在书房一个人下棋。窜入的北风将窗帘吹得呼啦作响,除此之外书房里只有赤司落子的啪嚓声。突然一阵痛感袭来,他的手马上按上双眼,仿佛这么做可以减缓不适。


    那日在医院领的眼药已经用完了,诗织有交代仆人,给赤司放洗澡水时顺便带上一盆事先用药草熬过的热水,给他沾毛巾敷在眼上热敷。明明在Phantom里如父亲所说,外部刺激比东京少很多,但是赤司视力的恶化却没有减缓,反而加速了。黑点已经扩张到几乎遮住他一半的视线。


    如果……完全失明了,会怎么样?


    对此,赤司竟完全没有感到一丝绝望,只剩下了麻木的空虚。


    他将手从眼前移开,扬起了笑。


    还能怎样。


    赤司就这样与自己对弈了整个上午,直到绿间有些粗鲁地打开书房的门。他第一次看过绿间如此……焦躁,于是蹙起眉,“真太郎?”


    “不太对劲,赤司。”


    “……不太对劲是指?”


    “你看一下时钟。”赤司望向墙边的古董钟……中午12:23。


    “我在修剪庭中的七里香,所以忘记了时间。若是平常的话,应该会有女仆来通知我开饭了。”绿间的面色有些凝重,“我回到宅邸内部才发现早就过了开饭时间,然而去了餐厅,却发现餐桌上没有午餐。你还坐在这也代表你没有被通知吧?……还有,来书房找你时,我完全没看到任何一个女仆。”


    “……出事了。”赤司这么断定道,从桌前起身。


    意思是早上那种违和感不是错觉?……偏偏挑在母亲不在的时候……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我想我们有必要去确认一下,真太郎。”


    此刻的Phantom内部几近死寂,沉默得可怕。一楼大厅里古老的钟指针规律行走的声音格外清晰,触动着两人此刻分外敏感的神经。


    大厅没有人,餐厅也没半个人影……


    “……哪里都没有人的话,就代表她们肯定是集体出了事。”赤司思忖了一会儿这么说道,看向绿间,“她们什么时候会全员聚集在一起?”


    经赤司这么一说绿间才突然想起来,马上说:“因为事务忙碌的关系,女仆一天只用两餐,时间分別是早上10点半和下午4点半。”


    “──也就是说,女仆的饭厅。”赤司问:“你知道在哪吧?”绿间点头。“那好,你带路。”


    离开餐厅又往大宅深处走了一会儿,绿间停在一扇门前。“就是这里了。”绿间翕动双唇无声说着,赤司点了点头。


    深深吸了一口气,赤司将门把转开。


    里面的景像让赤司的大脑瞬间死机,绿间紧锁的瞳孔微微颤动着,面色苍白。全部的女仆似乎是失去了意识,趴倒在餐桌上,有的双眼上吊,有的口吐白沫……不,仔细一看并不是全部,还有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坐位上,听见了门开启的声音,转过身来。


    “……啊啦,我等你们很久了呢。”嘴角噙着一抹笑,女子脑后的栗色马尾随着她转头的动作而晃动着。


    是楠木纹夏!


----------


写到这里,有种“终于迈入正题了”的感觉Orz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