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赤黑】黑猫奇想谭 Chapter 5

Chapter 5


    “叩、叩、叩。”指关节敲击门板的沉闷声音响起后马上又被黑暗吞噬,除了掛在墙上的油灯火焰燃烧摇曳的细小爆裂声,长长的廊道是一片窒息的静谧。


    “进来吧。”


    诗织的声音经过厚厚的木板再传进赤司耳里已经有些模糊,赤司转动把手敞开门,走了进去。诗织停下正飞快书写着的羽毛笔,偏头望过来后挑起眉,揉了揉眉心将鼻梁上的细框眼镜摘了下来,从书桌前起身。


    “征十郎你来了啊。”诗织走到墙边,提起话筒对另一头说了声“帮我冲两杯花茶上来”,掛上话筒指了指沙发,对赤司说:“坐吧,別呆站在那儿。”


    赤司将环视整个房间的目光收回,点了点头,在亚麻色的单人沙发坐下。诗织则坐在他对面。


    诗织的书房相当宽敞,暖橙色的灯光让整个空间看起来明亮而柔和。不过与其说这里是书房,还不如说是诗织各人的工作室。镶嵌在书桌上方的墙壁里头的是巨大的书柜,靠墙的柜子里还摆了晒干分类过的香草、颜色各异的的矿石,以及用各种材料制成的容器……诸如此类的东西还有很多。


    “特地把我叫来书房,母亲有什么事吗?”


    诗织摇摇头,“也不是。单纯想和征十郎聊聊而已……明明把征十郎接回Phantom的是我的主意,可是你回来后我一直都在忙,没什么时间和你相处。”


    赤司耸了耸肩,“没事。维持现况就行,没有必要因为我回来了就打乱原本的步调。”


    “征十郎还是一样善解人意呢。”诗织露出了微笑。


    赤司只是注视着诗织的红色双瞳,没有回话。他颇在意午后的对弈绿间所说的那番话,也很清楚诗织绝对、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瞒着他。这时敲门的声响阻断了他的思考,诗织对着门喊了声“请进”,随后一个大约二十出头、绑着栗色马尾的女子端着两杯茶进了门。


    “谢谢你,纹夏。”诗织轻声说,赤司也抬起眼对上女子的双眼,点了点头,“谢谢。”楠木纹夏接触到赤司的眼神马上红了脸,将杯子搁在茶几上,鞠了一躬并说声“告辞了”后就迅速告退了。


    赤司低头啜了口花茶,没多久后便察觉到诗织停留在他颈脖间的目光。赤司今天穿的衣服领口比较低,露出了他近日一直戴着的猫眼项鍊。


    赤司放下杯子,“怎么了吗?”


    他对于诗织看见项鍊的反应感到不解──那是个有些不可置信的眼神。


    “你怎么会有这条项鍊?”


    这下有些愣住的反而是赤司了。“管家整理行李时从柜子里翻出来的,当时装在一个银色盒子里。……我以为是母亲的,因为本家里根本不可能会有这样的东西。”见诗织仍旧紧紧盯着项鍊,赤司不禁问:“……难道不是吗?”


    “……不,完全不是。”诗织摇头吁了一口气,喃喃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或许就说得通了……”即便听见了诗织的自言自语,赤司也没有想要问的打算,此刻让他更在意的,是诗织看他的眼神──心虚,似乎还有些自责……


    赤司下意识抚上天蓝色的猫眼掛坠,圆滑的宝石硌在手心有些冰凉。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日绿间的话与诗织看见项鍊的反应,只是刚刚拉开的序幕而已。在这之后,在Phantom的生活已经不能用“违和”来形容,已经是“异常”了。首先,是感官上的不对劲。


    偶尔,他感觉到有一种不知名的能量跟随心脏脉动与血液循环流窜至全身,那种感觉就像是血液沸腾了一般,身体微微发烫。然而这种感觉,竟让他感到莫名熟悉──当然,翻遍脑海他也找不到关于这奇异感觉的相关记忆……也就是说,虽然大脑忘记了,但是他的身体却记得。


    再来就是,奇怪的黑影。


    每当在大宅里闷到厌了,赤司便会到室外走走,如果在花园里巧遇绿间的话还会聊上几句。某日的午后,他独自一人在花园散步,突然发现余光里的那棵树上似乎缠绕着一团黑影。他马上转过头去,黑影却不在了。


    如果只有一次赤司大概只会把它当错觉,但是第二次、第三次呢?还有一次赤司早晨甫睁开眼便看见那黑影趴伏在寝室的窗户上,仿佛正注视着里面,一眨眼却又消失了……


    对此,赤司意外的没有感到任何一丝恐惧,只是一种想要知道真相的急迫感随着不知名的力量不断湧动而出。


    想知道。想知道。想知道。


    让他确认这一切大概不是幻觉的就是,诗织最近越来越忙了,并且外出越来越频繁,想不让人怀疑都难。


    ‘“传说”……这边这个世界,在你们看来大概就是这样吧──因为背离了常识、存在太多未知。’


    ──传说……吗?刚听见的确觉得可笑,但是把近期发生的事串起来,以“传说”来作为解释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合理。


    压下脑袋里乱纷纷的思绪,赤司闭上双眼让自己蜷在蓬松温暖的棉被里。向来难以入睡的他,以为自己大概要很久后才得已睡着,没想到闭上眼后没多久睡意就像黑色浪潮般朝他席卷而来,他很快便进入梦乡。


    到了深夜,气温越来越低,赤司打了个激灵,硬生生被冷醒了。他揉了揉自己的红发,在床上坐起身睁开眼,果不其然,暖炉里的煤已经烧完了。


    他感到有些烦躁,正要下床时力量脉动的微热再度侵袭全身,他起先不怎么在意,因为这样的状况已经跟随他一段时间了,直到感官感觉到火焰燃烧的热度与声音……


    赤司睁大的双眸在暖炉里映出了跃动的火光,瞳线紧锁。


    我只是想着,要是那火不要熄就好了……难不成……


    火因为我的意念而……燃烧起来了?


----------

丟个有些悲伤的消息。

最近几章都不会有黑子的戏份( ´•̥̥̥ω•̥̥̥` )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