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赤黑】黑猫奇想谭 Chapter 4

Chapter 4


    赤司以为只要在这別墅待久一点,记忆就会像电影里演的那样一点点湧上,直到各个片段足以拼凑成连续画面。但是没有。勉强算的上记忆的,大概就是那段他也弄不清楚的梦境吧。


    梦里是一片无尽的黑暗,赤司试图睁开眼睛让世界回归光明,但疲惫感侵入了四肢百骸,完全使不上力。诸多不适刺激着他此刻有些迟钝的神经,他强迫自己思考,却发现自己脑袋一片空白。那种感觉,其实就像在深不见光的深海溺水。无形的压力压迫着胸腔,黑水扎扎实实压制住整个身躯。


    无法动弹,呼吸不能……


    ──谁……谁来救救我?


    感官恢复得太过突然,他的眼睛被光激出泪水,猛然吸进的空气让他咳了几下,过了很久他才缓过呼吸,额头则布满了细小的冷汗。眼前原本糊成一团的世界逐渐恢复色彩。


    尚未厘清现况,诗织就已经弯下身将自己紧紧抱住,双肩微微颤抖,似乎正低低啜泣着,‘太好了……征十郎……’


    ……这就是赤司回到Phantom的第一夜所做的梦。


    如果“梦即是人类脑内记忆的统整或重组”这假说是正确的,那么大概错不了──诗织必须弯下身才得以拥住他,代表那梦境里的自己还相当年幼,估计四五岁;墙壁上的暖炉、摆满书本的书架、窗前的木质书桌……这的确和现在赤司寝室的装潢一模一样。


    只要静下心来仔细梳理,各个疑点串连成一条弔诡的线,赤司有很多问题想要问诗织,但,似乎有个声音悄悄对他说:现在还不是时候。


    诗织不是普通人这点,倒是完全可以确定的。其实只要用常识去思考就可以发现──想想看,正常家庭妻子和丈夫会分居那么长一段时间吗?而赤司也没听说过父母离婚;再来,就是诗织长时间住在位于荒郊野外、几乎与世隔绝的老別墅中……


    果然,光是这栋建筑的存在,就已经够奇怪了。


    自从来到这里后,赤司多出了很多空閒的时间。大抵是怕赤司閒得发慌,诗织添购了很多各类的书放到大书房里,找到有兴趣的赤司就会在那儿待上整个下午。绿间在花园忙完后也会来到书房,有时会和赤司聊上几句,两人就这样逐渐熟识起来。


    赤司发现,绿间除了小说外,最常看的是和星座占卜类有关的书。……星座占卜?那和他每天手上捧着的形形色色的东西有关系吗?之前好像有提过那是“幸运物”来着?


    赤司瞄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绿间,用食指将不久前刚看完的书推回它原本的位置,随后他将视线投到靠墙的木架上摆着的东西。“……真太郎。”


    绿间抬起眼,以缠了绷带的手指扶了扶眼镜,“什么事?”


    赤司偏过头,微光在异色瞳里流转,“你会下棋吗?”


    在这之后,他俩常常在书房对弈,国际象棋、将棋、黑白棋、围棋……让赤司有些意外的是,各种棋类绿间都会下


    “母亲会跟你下棋吗?”赤司移动了自己的骑士,随口问。


    绿间摇摇头,“诗织小姐一直很忙。这些棋在我还没来Phantom之前大概就在了……忙完花园的事之后有很多空下来的时间,架子上有很多棋类,因为颇有兴趣所以就找了相关的书籍自学了。”


    ……自学吗?赤司手托着腮,浅浅一笑,继续依着脑内的布局走了下一步。


    “是吗。那么,你说母亲一直很忙,她在忙什么?”自己就像老套电影那样丟失了记忆,眼前的绿间大概比现在的他还要瞭解诗织。


    绿间一顿,然后说:“……不清楚。诗织小姐通常都待在她自己的书房里面,偶尔会离开这里去办一些事。”赤司稍稍瞇起了眼。绿间刻意模糊了焦点。


    绿间知道赤司想要知道什么,他也瞭解,赤司的怀疑都在情理之中,不过……


    在那有些压迫的眼神下,绿间叹了一口气,“……赤司,我明白被人蒙在鼓里的感觉很令人不快,但是要我这么做的是诗织小姐。‘时间到了你自然就会知道一切了,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这么做是在保护你’──她是这么说的。”


    “……保护我?”他皱起眉。


    绿间点了点头,祖母绿的双瞳里闪烁着光,“碍于和诗织小姐的约定,我能告诉你的不多。在那之前,我有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


    “你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他掀起眼帘看着绿间,大概是不知道为什么绿间会这么问。


    ……这个世界……吗?


    ──矫揉造作的微笑,虚伪客套的言语、相对藏在那面具下的冷漠眼神、嘴角微扬嘲讽……不是没有单纯与天真,但是最终征服了整个世界的,果然还是人性黑暗的那一面;还有,强行烙印在脑海深处的,人们自认为的“正确”……


    果然,有一双看得太透彻的眼睛,不一定是好事。


    “腐败而可笑。”赤司的语气毫无起伏,“虽然人说世事难料,世界每分每秒都在改变──但说穿了,其实它也只是照着某种一成不变的模式更换面貌而已,然后不断地……恶性循环。”


    “──一言蔽之,就是无趣。”语落,棋子落在棋盘上的声响昭告了整盘棋的结局。“Checkmate。”


    绿间轻轻颔首表示认输,然后扶了扶眼镜。“如果我告诉你,现在你身处的地方,与你所说的不是同一个世界呢?”


    不是同一个世界?


    “‘传说’……这边这个世界,在你们看来大概就是这样吧──因为背离了常识、存在太多未知。”绿发少年镜片后的绿色眼瞳深不可测。“不论你相不相信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


    “此刻坐在这里的你,也是所谓‘传说’之一。”



----------

对不起我越来越不懂自己在写什么鬼了QwQ

就将就看吧。

同样,完全无存稿,码完就发。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