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赤黑】黑猫奇想谭 Chapter 3

Chapter 3


    轿车在目的地停下来的时候,赤司已经醒了。手扶后颈,他转动有些僵硬的颈脖,朝窗外望去,天空已经染上茜红的霞色,他这才意识到时间究竟过了多久,然后下了车。


    他静静注视着久別的这栋“Phantom”。它完全呈现了英国中古时期贵族居住的豪华与气派,別墅前的花园里植物被人悉心照料,完全没有冬天萧瑟荒芜的悲凉,枝桠尽情伸展翠绿,各色花朵倾吐着芬芳。最吸引他的,是盛放在树篱边的黑色玫瑰。Phantom靠山,有条小溪从宅邸边涓涓流过,赤司环视周围,发现除了眼前这栋以外附近没有任何建筑,简直就是“荒郊野外”的完美体现。


    司机已经将赤司的行李讬给女仆拿去屋里安置,他缓步穿过庭院,走向大门。进门后是宽敞的大厅,紧接着是连接二楼的阶梯,暗红色的地毯吸收掉了足音。水晶吊灯、巨大的风景油画、花纹典雅的暖褐色壁纸……就在他站在原地细细品味的时候,阶梯上方传来了脚步声。


    他向前看去,微微睁大了双眼,还没反应过来女子已经以小碎步跑下楼梯,一把环抱住赤司的颈脖,“征十郎。”


    “……母亲。”他也抱住她的肩膀。


    就这样默默互拥了将近半分钟,赤司诗织才放开了赤司征十郎,用盛满笑意的石榴色双瞳凝视着他,用手比对两人的身高,“我们好久没见了,你离开这里的时候才五岁。现在已经长得比我还高了。”

 

    赤司细细打量了诗织一番,然后惊讶发现明明已过了十几年,她却看起来几乎完全没变。父亲的头发已有些花白,然而诗织的红色长发却依旧艷丽而柔顺;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仿佛被残酷的岁月彻底遗忘了一般,秀丽的脸蛋上完全没有一丝皱纹……看起来简直只比赤司大上七、八岁,若说他们只是年龄差距较远的姊弟,大概也不会有人不信。


    她身穿一套复古而典雅、一点也不俗套的裙装,上半身是白色女衬衫,领口处打了一个与裙子同色系的蝴蝶结;巧克力色的束腰与长度略过膝盖的裙子托出了她窈窕的身形。这样的装扮让她有种超脱凡人的不俗气质。


    “诗织小姐,我已经替植物浇完水了的说。”一道陌生的声音传来,赤司循声望去,一个身材颀长、大约和他同龄的绿发少年站在诗织背后,打扮与诗织不同,是很正常的毛衣和牛仔裤。“啊啦,辛苦了,真太郎君。”她朝绿间真太郎笑了笑,“这位就是征十郎。”然后又对赤司说:“这位,是约三年前来到Phantom的绿间真太郎,跟你一样大。”


    “初次见面,我是赤司征十郎/绿间真太郎。”两人互相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真太郎君拥有绿手指哦,”诗织将双手背在身后,“你有看到花园里的黑玫瑰吗?那都是真太郎君照顾的,很厉害吧?何况现在已经入冬了。”


    “那当然,因为我尽了人事。”绿间用缠有绷带的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原来是园丁吗?那就可以解释为何他的手上拿着修枝剪了。注意到赤司对他手持的物品投来的目光,绿间解释:“这是今天的幸运物。”诗织摀嘴笑了几声,“那还真是方便啊。”


    聊了几句后绿间就告退了,好让诗织和赤司叙旧。


    陷入柔软的沙发里,赤司捧着盛有香草茶的白瓷杯,袅娜的白雾带着丝丝香气,热茶顺着食道滑进胃底,暖意渗入心脾。


    “眼睛,还好吗?”果不其然,诗织最关心的就是他的双眼。赤司耸了耸肩。“症状大约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还记得吗?”


    “具体时间不清楚。”


    “嗯……有没有超过一年?”


    “没有。”


    “这样啊。”


    诗织皱起柳眉若有所思,红色的双瞳里混杂着很多情绪──欣慰、困惑、担心……甚至,还有少许不安。随即,她羽睫轻搧,敛去了所有展露在外的情绪,随后弯起眉眼,“总之,欢迎回到Phantom,征十郎。”


    他浅浅一笑,“嗯。”


    他隐约知道,时隔十三年,诗织之所以希望他搬回Phantom,不单单只是因为自己即将失明的缘故。


    而且,直觉敏锐的他很快就感觉到明显的违和──自己是在五岁时才迁至东京与父亲同住,也就是说,出生到他满五岁之前,自己同母亲生活在Phantom。但是,除了一些无关紧要的画面以外,赤司发现,自己当时生活在这里的情景,他几乎完全没有印象……简直就像是──


    自己的记忆,被人硬生生剜空了。


    ***


    晚霞退去,天空逐渐被染上如墨的黑色,云终于承受不了水滴的重量,开始下起绵绵细雨,让入冬的东京笼罩在白茫茫的雨雾之中。大船在东京湾入港,船员将来自英国的货品一箱一箱、一袋一袋的搬下船,黑子在他们忙乱之际毫不费力地溜了下船。


    细细的雨逐渐打湿了他,反光让他的毛皮看起来更加黑亮,他抬头望了一眼尚未被雨云遮掩的月亮,拐了个弯,沿着较为阴暗的街角慢慢前进。在这种时候,他真心觉得这副黑猫的身躯相当麻烦──每当云遮住了月亮,就会变成人类,相反,月亮露脸时,便再度变回一只猫。


    其实在大船尚未入港时,他就感觉到那牵引着他的气息离开了东京,前往了那里……那个他还在日本时,最后一个待的地方。


    人类与黑猫的型态往往返返,来回变换,所幸他的存在感够低,不用担心自己变身的过程会被人发现,引起不必要的骚动。


    不需要休息,他仿佛彻底遗忘了太阳与月亮的更替,跟随那个牵引着自己心跳与灵魂的气息,一路向前。

------

阿光碎碎念:

一切一如既往,龟速进行中(x)。

赤司妈妈,也就是诗织小姐,大概算是颇重要的角色,因为觉得这样的设定颇有趣所以就写了w。

奇蹟的话目前确定有戏份的只有翠翠和黄濑,其他的一切看灵感大神。而且黄濑和绿间比起来戏份少很多,大概只能算是串场。

最后关于诗织的服饰,因为怎样都塑造不出那个画面所以只好丟个图Orz,衣服款式参照〈Bad∞End∞Night〉中的ルカ。
图片奌我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