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赤黑】黑猫奇想谭 Chapter 2

Chapter 2


    除了位于东京的本家,赤司依稀记得自己小时候曾在父亲没多久前说过的“古宅”里住过一段时日,但是关于那里的记忆,那些画面仿佛被蒙上一层雾般,只有模糊的轮廓,遥远且暧昧不清。唯一记得的,只有母亲温柔的笑,还有……那栋建筑的名字──“Phantom”,意为“鬼魅”。印象中……似乎就是电影会出现的那种,中古时期的大宅邸,和本家的传统日式建筑呈一个极端。


    决定要回Phantom后,赤司思考了颇久,最后打算提早搬回去。多留在这里似乎也没有意义了,相信自己企业继承人的位置很快就会被其他弟弟夺去,不过也罢,他也受够了那火药味、心机十足的兄弟情谊了。


    管家在赤司房间帮忙整理要带去的行李,说时话其实没什么好整理的,占了最大空间也只有四季的衣物,赤司则坐在书桌前簽一些关于修学的文件。


    “少爷。”


    赤司的视线很快扫过了纸上的文字,在文件最底端快速簽上自己的名字,边应:“怎么?”


    “在这个抽屉最底层,有样东西。”


    “什么东西?”一开始他不怎么在意,只是随口问问。


    “嗯……一个珠宝盒。”


    珠宝盒?顿了顿钢笔,墨水在停顿处晕开了一圈黑点,赤司头也不回对管家说:“拿来给我看。”“是。”管家双手手捧着珠宝盒走到赤司旁边,赤司摆了摆手,“你继续忙你的吧。”“是,少爷。”


    赤司将钢笔的盖子盖上,单手托着珠宝盒放在台灯下端详。不知道是用什么料子做的,不过看得出来是颇为高级的金属,被塞在抽屉最底层就意味着它已经被时间遗忘一段时间了,然而表面依旧光泽,在白晃晃的灯光下流溢着银色的光,且质料很轻,单手捧着一点也不费力。


   赤司对这个盒子有点朦胧的印象,好像是从Phantom那儿带回来的。他用食指轻轻撬开盒子的扣环,将盒子打开。他挑起眉,用手指勾起了摆在盒内的唯一一样东西。是条项鍊。


    掛在银色鍊子上的掛坠是个不大不小的宝石,颜色是如同冬日的天空有些发白的蓝,他还是第一次看过这种颜色的宝石。不过,勾起他兴趣的不仅是这掛坠的颜色,这个圆型宝石的中央有一条黑色的细线……看起来简直就像,猫的眼睛。不知为何,这猫眼项鍊有种莫名熟悉的感觉。就像是为弥补自己将它遗忘的那段时日一般,赤司想了想,最后将那条项鍊戴上。


    冰凉的金属鍊子与体温的明显对比让他微微瑟缩,他拉高领口,将整条鍊子遮了起来。他偏头瞄了忙着整理的管家一眼,“你有要跟着去吗?”


    管家愣了一下,大概是没马上会意过来他在问什么,随后才回答:“……抱歉,少爷。老爷没有让我跟着您一起去古宅的打算。”


    “是吗。”他淡淡应,隔着衬衫抚着掛坠。顿了几秒对管家说:“那个珠宝盒,也放进行李箱。”


    “我知道了。”


    隔天一早,连阳光都还没完全甦醒赤司就被管家叫起来了。“少爷,很抱歉那么早吵醒您。”见赤司瞥了自己一眼,管家垂头解释:“因为从本家到古宅的车程很长,早点出发早点到达。少爷可以在车上补眠。”赤司抬起手摆了摆,管家鞠了一躬,“早餐已经準备好了,少爷洗漱完毕就可以用餐了。”说完他便退出了房间。


    赤司又躺在床上瞇了一下,再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天花板因为刚天亮而有些灰暗,就着微弱的光线,他确认了一件事。


    ──那些黑点,似乎又扩大了一些。


    洗漱后他到餐厅用了早餐,随后便坐上那台劳斯莱斯,準备前往古宅。司机很贴心地播放了柔和的钢琴曲,赤司合上眼睑,在浓稠的黑暗中进入浅眠。


    ***


    在海上究竟度过了多少日子,黑子已经记不清了。因为白天时黑色的猫太过显眼,所以他基本上只有晚上才能从仓库出去,深夜的时候他不只会在甲板上蹓跶,偶尔会钻进能够容纳他的洞看看自己会到达哪里,有一次他还误打误撞不小心从换气口走到船员的寝室,只见几个船员在看起来不怎么舒服的吊床上呼呼大睡,鼾声震耳欲聋。


    不过,今夜的黑子完全没有到处探险的心情。他在甲板上来回走着,向来轻巧的脚步此刻略显焦躁,伸出的猫爪刮过地面发出了细碎的咯吱声,然后被浪潮拍打船身的声响所掩盖。只要越接近目的地,身体仿佛被什么呼唤着的违和感便越明显。


    夜风刮起,带着已经入冬的冰寒刺骨,不过他完全感觉不到寒冷,黑子抖了抖胡须仰望天空。黑云被风吹动,最后将比起前几天更为丰满了的上弦月遮掩,陷入完全的黑暗,此刻唯一的光源便是船上点着的晕黄夜灯。


    他听见了。他听见了自己血液沸腾的声音。心脏以难以置信的速度狂跳着,甚至到了会疼痛的程度。


    等诸多不适终于退去,他缓缓睁开双眼,抬起手,映入眼帘的不再是黑色的猫掌及粉红色的肉垫,而是一双手,人类的手。自己身上披着一件黑色斗篷,脚接触地板的感觉与猫掌不太一样,唯一不变的是他敏锐的夜视能力。他走到船头,靠着船舱打嗑睡的船员一如既往没有注意到他。


    他遥望着被整片海隔开的目的地,双手握成了拳,喃喃的呓语随风飘散:“……日本吗……”


    又是一阵风,带走了遮住月亮的云朵,守夜的船员打了一个激灵。甫睁开眼,他便看见船头的模糊人影,他揉了揉眼睛,人影已经消失。船员打了个大呵欠,自言自语:“……大概,是错觉吧?”


    船员移开视线的瞬间,那双晶亮的双瞳睁了开了来,一会儿,浅蓝色的火炬熄灭,跟着一身的黑融进了夜色之中。

----------

抱歉目前略慢热,而且时间轴略诡异Orz

之后会统一的,总之赤司君和小黑子两边的时空不一样,记得这点就好QuQ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