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赤黑】黑猫奇想谭 Chapter 1


(MV截图)



°同名歌曲衍生

°风格略诡异

°架空

°奇幻(大概?)

°中短篇

°赤司君全篇第二人格,黑子不是人(?)。

°结局:猜猜看Ow<


Chapter 1


    自己的视力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缺失,赤司征十郎已经不记得了。不是“睡了一觉睁开眼就发现自己看不见了”如此戏剧化的展开,一开始只是眼睛异常容感到疲劳,随着时间的推移,令人窒息的黑色如同抹不去的污点在他所见之处留下一个个圆点,且那些黑点仿佛有生命一般日渐扩大。


    “……很抱歉,我得诚实告诉你,经过检查报告这并不是暂时性的失明。”医生眉头微蹙看向赤司,却发现眼前少年的反应看起来竟比自已淡定,若是和他年级相仿的少年少女听见这样毁灭性的消息通常会震惊不已,情绪较为不稳的甚至会崩溃得掉下眼泪,然而他的表情却平静到仿佛不是在听自己的事。“而且,依你的症状来看,最坏的情况,最后很有可能……”


   赤司淡淡接完了医生的话:“很有可能完全失明,你是想这么说吧?”


    “……是的,就是这样没错。”


    “完全没有治癒的可能吗?”


    “想要治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但是这必须动眼球的手术,病患通常不会希望医生在自己的眼睛上动刀,不过,假使您就算同意了,手术成功的机率也绝不超过百分之二十。”见赤司沉默不语,医生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细框眼镜,继续道:“现在您能做的就是延迟完全失明的时间,尽量少接触电子屏幕,要让眼睛适当休息,切记不要用眼过度。可以多吃些对眼睛很好的深色蔬果,像是胡萝卜或菠菜之类。”


    接下来医生细碎的叮嘱他也没什么在听了,一种悲凉如同藤蔓一般慢慢攀上他的心,即便那软枝上的荊刺尚未成熟,还不到扎得人鲜血直流的程度,但紧缠不放的压迫已让他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有了身体上缺失的他,想必已经是赤司家没有用处、可以随意丟弃了的棋子了吧。


    向医生道谢后赤司步出诊疗室,按处方领了些眼药水和药膏后,便离开了充满了消毒水味的医院。比医院内部还要干燥温暖的空气扑面而上,他向前看去,果不其然,那台黑色的劳斯莱斯已经在前面等着了。


    他打开后座车门坐了进去,对着前面的司机点了点头,“直接回本家。”


    就像是一切都被计算过了一般,赤司手机的铃声很刚好的在轿车发动后没多久响了起来,不看也知道是谁,他按下接听键,将视线投向窗外,“喂。”


    “喂。征十郎,检查结果出来了吧?你的眼睛怎么样了?”听上去理应是充满关心的话,中年男子的声线却是不带一丝温暖,冷漠刮的赤司耳膜一阵疼。


    “嗯。不是暂时性失明,情况糟的话有可能会完全失明。”隐瞒真相根本毫无意义,赤司简洁明瞭把事实告诉了自己父亲。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颇久,就在赤司正準备要结束通话时对方开了口:“征十郎。”


    “是的,父亲?”


    “回本家时来找我。”


    “知道了。”话音刚落,赤司的父亲便切断了通话。随意将手机丟在一旁座位上,赤司倚著车窗,最后单手覆盖住自己紧闭的双眼。然后,他嘴边扬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拉开纸门,赤司对着已经坐在矮桌前的赤司征臣点了点头轻轻说了声“父亲”,然后便在他对面坐下,端正的跪坐姿势无可挑剔。


    “学业,打算怎么办?”赤司清楚自己的父亲是指失明以后的事。


    他想了想,淡淡道:“休学吧。”其实就算盲了也不一定得放弃学业,只是他认为那没有意义,对于学习他从未抱有热情,只是被逼著接触一本本没有生命的课本,“只有在各个方面都出类拔萃才算是赤司家的人”,这句话是每个姓赤司的人清楚明白的事。


    “这样啊。那么下星期,我就请人去学校帮你办休学手续,而你就搬回古宅吧,那儿外界刺激较少,就当作给你养病。”那么快就要把无用的棋子丟弃了吗,真是无情。养病什么的根本只是借口吧。赤司缄默不语,赤司征臣像是读出了他赤金双眸里的情绪一般,叹了一口气,“……让你搬回古宅不是我一个人的主意,是你母亲的意思。”


    赤司有些惊讶地挑起眉,“……母亲?”


    “嗯。你的眼睛的事我已经告诉她了,听见这个消息后她希望你在近期搬过去。我有问过她原因,但她没告诉我。”他啜了一口杯里的茶,“怎么样?”


    ……母亲的意思?


    赤司闭上双眼思考了半晌,睁开眼后简短答道:“好。”


    ***


    即便是只猫,黑子哲也的存在感还是低得可以。利用自己的低存在感跟着人们上船,船员完全没有发现,然后躲在置有大型冷冻柜的仓库,缩在最阴暗、不起眼的角落,此时一身黑的毛皮便派得上用场了,就算他存在感高了那么一些,进来拿取食材的厨师或船员也不可能看得到他。


    微笑的上弦月静静掛在夜幕之中,少了繁星的簇拥,孤独在夜空中绽放清冷的光。微弱的月光透过仓库的换气口斜斜倾漏进来,他缓缓睁开双眼,天空般蓝色的双眸光华流转,最后被中央的黑色瞳线吞噬殆尽。他甩动自己的尾巴,黑色的猫尾拂过地面扬起了一阵灰尘,在空气中舞动的尘埃为月光染成了银白色,旋转着,然后飘摇坠落。


    大船驶得很稳,待在上头完全不会感觉到摇晃,反而非常舒适。黑子自角落站起身,舒展一下自己因长时间蜷缩而有些僵硬的筋骨,离开了阴暗仓库中唯一被月光所照耀的角落,柔软的肉垫踏在木质地板上悄然无声,他在装满了各种香料、谷类等麻布袋间穿梭,来到门前。


    粗心的船员別说忘了锁门,连门都没关好,黑子用他的猫掌轻轻一推门就开出一条让他得以穿过的缝隙,他溜了出去。守夜的两三个船员没发现在甲板上走动的黑子,就只是拿了副纸牌为成一圈小赌几把,黑子轻巧跳上一组供人在甲板上休息的桌椅,静静坐在桌上眺望着天空与海洋。


    但是,它们都被夜晚染成了浓墨重彩的黑色──就如他的毛皮一样。




----------

觉得不码些东西自己会没有安全感(?)。

这里浅光,可以叫我阿光,求勾搭( ~'ω')~

又是一个开出来的脑洞,从同名歌曲衍生,不过说穿了其实也只是借用了它的名字。这章只是试写,我连基本架构都还没架好(x

有灵感的话会继续写下去。

评论(1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