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吐息雪色 番外·别人眼中的你 (下) 【赤司征十郎】

我的名字叫做逢坂羽希,就读国内知名艺术高中的音乐科,今年高一。父母亲曾经在国外的交响乐团待过,最后定居日本,因此我从小就接受音乐的薰陶。不过,真正开始学小提琴,完全是因为一个人的关系。


赤司征十郎。


当时我才国小二年级,被妈妈带去观看小提琴比赛的国小组。


刚开始我兴致缺缺,看着一个个年纪与我相仿或比我大一点的孩子战战兢兢走上舞台,跟随钢琴伴奏开始演奏自己私底下练习过无数遍的乐谱。


……什麼啊?一个两个表情都那麼紧绷,我都为你们感到紧张了。


千篇一律的曲目,任谁都会觉得无聊吧?当然,因为母亲说过在音乐厅里睡着是相当没有礼貌的事,所以我手托着腮尽力撑着眼皮,强迫自己不准睡着,就只是等待柔和的钢琴声与相对比起来较为高亢的小提琴声停下,然后给予掌声。


——直到那个拥有一头灼眼赤发的男孩,将琴弓轻轻搭在弦上,拉出第一个音符的时候,我的听觉与视觉彷佛被俘虏一般,完全被抓住了。


光是演奏的姿势就与其他参赛者完全不同了,比起他们的稚嫩与僵硬,他拉着琴弓的姿势完全只能以优雅来形容。旋律的流畅度与音色的优美,以及几乎毫无出错、近乎完美的拍点……


“……他拉的,真的跟他们一样,是同一首吗……?”我瞪大双眼,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语。


妈妈偏过头,扬起了笑,“很厉害,对吧?”我点了点头,马上低头看向手上的参赛者资料。……第九号参赛者,赤司征十郎。


从此,我记住了他,也开始以他为目标学习小提琴。


过了颇久我才意识到,或许那场音乐比赛或许是妈妈故意带我去看的。我开始接受妈妈的指导,每天勤练好几小时的琴,报名参加各个大大小小的音乐比赛……也因此,我常常在比赛会场遇到赤司征十郎,互为对手,也逐渐熟识起来。


“……啊,逢坂小姐。”在走廊上巧遇时,身穿西服的他手提着琴盒,朝我露出了礼貌的微笑,“比赛,请加油吧。”


“呃…啊,是!你也是,赤司君!”他又对我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我的手不自觉攥紧了自己的礼服,看着他修长的背影消失在转角。是错觉吗?心脏跳动的速度似乎有些快,我抬起手用手背探了探自己脸颊的温度,有些烫。


没有人规定不可以憧憬自己的对手,何况我就是因为憧憬着他才开始自己的音乐生涯……不过,什麼心跳加速、双颊发烫……仅仅是单纯的憧憬会有这样的反应吗?这怎麼看都像是……恋爱中的少女。


就这样,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梦想,一方面是为了他,我考上了和他同个高中——同样也是国内最顶尖的艺术高中,并且,凑巧与他分到同一班。


***


“看,多麼浪漫啊,简直就是小说里的剧情。”我的死党橘枫奈边啃着菠萝面包边看向我,“你真的不打算向赤司大人告白吗,羽希?”


“……什麼告白,”我睨了她一眼,“说得好像别人的事一样,你自己不也喜欢他吗。”


枫奈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抚上脸颊,摆出了一副娇羞的样子,“我当然喜欢他啊!可是,依这个情况来看,他肯定有一个性格温柔贤淑、家世很好的未婚妻吧!光想到这我就提不起勇气……”……所以你叫我去告白又是什麼意思。


我弹了弹她的额头,受不了的叹了一口气,“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别老看那种洒狗血没营养的言情小说吗。”


“呜……痛。”枫奈抚着有些红掉的额头,随后摆出了不同刚刚的认真表情,“我是说真的啦,羽希,我的确很喜欢赤司大人没有错,谁叫他简直就是小说里走出来的那种,闪闪发光、成绩好性格好,长得又帅的人嘛……但是,”枫奈握住了我的手,“羽希你喜欢他的程度远远超过我,就连开始拉小提琴也是因为赤司大人不是吗?”


“呃……虽然你说的没错……”果然,被人这样直接说出来很令人害臊啊……


“那还等什麼,赶快去告白吧!我支持你!”


“嘴上说说当然简单啊!告白的又不是你,”我吸了一口牛奶,因为含着吸管而有点口齿不清:“而且就算真的告白了……肯定会被拒绝的啊。总觉得他就是那种对交女朋友完全没有兴趣的人呢,完全没听过关于赤司君的八卦不是吗。”


就算是艺术高中的学生,也脱离不了年轻人八卦的本性。但是在各种传言中,赤司征十郎从来没有成为大家议论纷纷的主角过。


“这完全不是你停滞不前的理由啊,羽希!”枫奈猛的站了起来,很有气势地用食指指着我的脸,“就算会被拒绝又怎样?如果直到高中毕业你都没有对他表达自己的心意,你以后肯定会含恨而死!”


……什麼含恨而死未免也太夸张了吧?不过……不得不说,其实枫奈说得很有道理……


我叹了一口气,“……嗨、嗨,我知道了。我告白就是了。”


***


枫奈告诉我,只要抓到只有我和赤司君两人的机会,就赶紧对他诉说心意。为了怕自己逃避,於是我答应了下来。


‘嗯?在哪里告白比较好?这你就问对人啦!天台是个好选择……不过我们学校的天台貌似没有开放吧?那麼偏远的楼梯间也是个绝佳的地点!’


枫奈的那番话自我脑海响起。偏远的楼梯间……老实说我还颇好奇她的判定标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我边叹气边踏上阶梯,没想到最近在我和枫奈的谈话间出现率高到破表的人,此刻就在这里……我有些惊讶地停下脚步。……偏远的楼梯间,这不就是枫奈所说的……告白的绝佳地点?!


我本来准备抓紧时机向前叫住赤司君,但是他接下来的举动让我惊讶地停下了脚步,欲喊出口的声音就这麼哽在喉咙。


赤司君竟然——对着空无一人的墙壁使出了壁咚?!


“赤司君,这样会被别人发现。”直到一个陌生的声音飘进我的耳朵,我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楚,赤司君和墙壁之间,还有另一个人在!


那是个白白净净的男孩子,拥有一头天蓝色的头发和双眼,大概比赤司君矮上那麼一些,双颊因为对方迫近的距离而染上淡淡绯红。赤司君轻笑了几声,下一秒直接将唇覆上他的!而且…而且……连舌头都伸进去了——!


我震惊到在原地动弹不得。


我的理智清楚的告诉我,眼前的这个画面代表我连告白都还没就已经没希望了……但是为什麼,我完全没有悲痛的感觉呢……?


“……对不起我什麼都没看到,你们继续!”我以极低的音量碎碎念道,赶紧转身跑走。


我已经不知道我是怎麼跑回教室,回过神来我已经抓住枫奈的肩膀前后摇晃。看我面色潮红,一脸兴奋,枫奈眼睛亮了起来,“发生什麼事了,羽希?难不成你告白成功了吗?”


“告白什麼的根本不重要了!”我激动得语无伦次:“夫妻脸!微妙的身高差!自古红蓝出CP!”


枫奈一脸问号,“夫妻脸……身高差……?你到底在说什麼,羽希?”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听好,枫奈。我刚刚……”


“你刚刚怎麼了?”


“我刚刚似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啊?”


番外·别人眼中的你 The End.



评论(2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