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吐息雪色 Chapter 12


那日之后,两人的关系似乎变了。


是错觉吗?


一阵震动,黑子放下画笔,掏出手机查看,是赤司的短信。


【From:赤司君】

你现在在画室?


黑子眨了眨眼。


【From:黑子】

是没错……赤司君找我?有什麼事吗?


等了几分钟,对方都没有回覆,黑子耸了耸肩,将手机塞回口袋。没多久之后,画室的木门被拉开。


“……赤司君。”


“午安,黑子。”赤司拉了一张椅子,在黑子前面坐下……现在的情况,就和当时黑子为赤司画人物画的时候一模一样。


看黑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赤司笑了笑,“你想问我之所以来的原因?其实也不是什麼,我想见你,就只是这样。”


对方直白的言语让黑子一时语塞,撇开视线,重新执起画笔,“……这样啊。”


过去除非偶然,否则不同科系的两人整天下来几乎没有机会见面,就算是黑子以赤司为对象完成人物画时,相处时间最多也只是每天午休的那几十分钟。


而现在,两人的连接点越来越多。


过了很久,黑子才发现赤司久久没有出声,於是抬起头看,发现他……居然坐在椅子上睡著了。


他微微一笑,拿起自己披在椅背上的外套,走近赤司,弯身为他盖上。这是他头一次以这麼近的距离观察赤司,上一次在画室外时因为太紧张所以没那个闲工夫去注意。


“……这种天气随便睡著的话,是会感冒的。”他喃喃道,就在准备退开的同时,后脑勺突然被人扣住。黑子一惊,看向赤司,半睁的红眸里是狭黠的笑意,微微上扬的嘴角彷佛正说著:抓、到、你、了。


黑子反射性的想后退,不料自己的肩膀被对方空著的另一只往下按,猝不及防就撞上了对方的唇。


温热拍打在面颊上的气息,轻轻摩娑贴覆的唇瓣,他的脑袋当下一片空白,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就只是本能地将双眼闭上。


——随著不断加快的心跳鼓动著的,是什麼呢?


——肯定,就是“喜欢”吧。


那日之后,两人的关系似乎变了。


是错觉吗?


……怎麼可能。


***


细小的雪花如棉絮一般轻轻飘落,所见之处逐渐被染成一片银白。


“没想到第一次主动约我,你会约在这。”赤司朝坐在喷泉边的黑子递上罐装的热可可。


“…啊,谢谢赤司君。”黑子以双手接过,随后抬起眼,“因为这里是我和赤司君相遇的地方啊。”


中庭的喷泉,最初黑子在这里遗落了一枝母亲送给他作生日礼物的画笔,也在这里找回。那也是他们俩相遇的契机。……今天之所以选择这边,也不是没原因的。


赤司挑眉,“这样啊。那麼,你说你有很重要的话想对我说?”


“……是的。”


黑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尽管冰冷的空气让他的肺脏微微发疼,他站了起来,微妙的身高差让他不得不稍稍抬起头才能对上赤司的双眼。“请赤司君和我交往。”一贯的面无表情,但是,泛红的耳尖出卖了他的紧张。


“……”赤司久久没有回应,就只是直盯著他……看起来,似乎有些愣住了。


因为对方的沉默心底涌起了些许不安,黑子有些迟疑地开口:“……赤司君?”


像是因为黑子的叫唤而回神一般,赤司眨了眨眼,随后才说:“……我以为,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黑子完全无法反应过来。“……诶?”


“因为,我完全将黑子的那幅画视为告白,而我也在当天下午对你的心意作出了回应……你不也曾经说过,互相确认心意后的下一步,就是‘在一起’吗?”见黑子依旧呆愣的表情,赤司不禁问:“还是……是我会错意了?”


‘当你会想要试图将什麼感情灌注到画里面,希望可以传达给看的那个人……的时候,那就是“喜欢”了。’


‘对一个人表达“喜欢”,这种行为人类称之为告白。’


祖父的声音自脑海响起,黑子这才后知后觉,原来自己在懂得所谓“喜欢”的同时,向对方告白了……


赤司有些无奈地笑看著黑子睁大的双眼和微微泛红的双颊,“看来你也才刚会意过来呢。既然你都鼓起勇气询问我了,我也不能不正式回应。”他伸手抚上对方的头,露出了猫咪一般的笑,眯起眼,“我答应。也就是说,从此刻起,我们在一起了。”


面对对方如同宣告的话语,就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害臊一般,黑子向前了几步抱住赤司,将脸埋在他的肩窝好让他看不到自己的神情。赤司有些好笑的也环住了黑子。这时黑子的声音闷闷传来:“……赤司君还记得,你曾经问我为什麼执意要在中庭的喷泉边画画吗?”


“记得。你现在找到答案了?”


“是的。……因为我还不了解冬天这个季节,想著要是多画画与这季节有关的东西,我就能了解了——也就是在那时候,我遇见了赤司君。以及,我发现……赤司君就像冬天一样。”


冬天?赤司挑起眉。


“很美丽,却也冷冰冰。偶尔露出的笑容就像是冬日的阳光一样,虽然称不上是灿烂或耀眼,但的确可以使雪融化。……喜欢上赤司君,就像是喜欢上整个冬天一样。”


赤司顿了几秒没说话,半晌后静静笑了,“……黑子,你还真是个浪漫的人啊。不论是当时用画来告白,还是现在说的这番话,都是。”


‘你的祖父是个相当浪漫的人,你爸爸一定也遗传到他这点。’


黑子在他怀里也轻轻地笑了,嘴角的弧度是有史以来最温柔的一次,只可惜对方看不见。


“大概、是遗传吧。”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