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吐息雪色 Chapter 10



答应了黑子的请求,赤司得在每天的午休时前往画室。


赤司轻轻拉开画室的木门,黑子已经在画室中央架好了画架,对赤司点了点头,“赤司君。”


“午安,黑子。”


赤司拉了一张椅子在黑子前坐下。


“赤司君想做什麼都可以,请不要管我。话说,赤司君吃过午餐了吗?”


“上一节下课时吃过一个面包了。”赤司说完,从口袋掏出口袋型小说,翘起二郎腿翻到书签夹着的那页。


“那就好。”


接着,他开始观察起坐在自己面前的赤发少年。


赤色的发不似鲜血那般殷红,不似火焰那样强烈,若要具体说明,大概就像盛放在温柔朝阳下的红色蔷薇。他拥有一张与同龄人比起略显稚嫩的娃娃脸,然而瑰红色的双瞳却隐隐透露超龄的沉稳气质,半垂的眼睫轻颤如蝶翼,在他脸上投下淡淡阴影。


注意到黑子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赤司抬起眼,露出浅浅的笑。然后马上又将视线移回手上捧着的书上了。


那抹笑容让黑子的心跳漏了一拍,双颊温度微微上升。


他撇开视线,不去追究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反应,只是打开了红色颜料的盖子。


红色,这个他喜欢到近乎虔诚,甚至不太敢去使用的颜色。


他做心理准备般的轻吸了一口气。


在画盘上调色的同时,他开始想,自己是如何看待赤司征十郎的呢?他就如自己喜欢着的红色一样,是张扬而绚丽、耀眼且夺目,轻而易举就能占据别人的视线。但,这充其量只是表面的他而已。在台上总是笑得十分完美的他……不能说是假的,却也,不真实。


所以,在赤司生日那晚,他对他真心展露的笑颜才会如同被刻在心底一般,深刻不已。


或许,他的确还无法完全了解他。但是,他没办法否认,自己为赤司深深所吸引。


——那种黯淡的眼神,就是所谓“寂寞”吗?能将那抹绮丽色彩点亮的人,会是我吗?


——不要。他握紧了手上的画笔。能看见赤司君真正的笑容的人,不要是除了我以外的其他人。


连喜欢是什麼都不知道的黑子自然不明白,这种情感就是最简单的“占有欲”。


再次瞄了眼赤司,黑子在画布上轻柔添上第一笔色彩。


“……黑子。”


不知过了多久,赤司的声音从前方传来,黑子停下勾勒着线条的画笔看向赤司。


“是?”


赤司用手机看了看时间,“再五分钟午休就要结束了,你要不要先收拾收拾?”


“……啊,谢谢赤司君提醒。”


看着赤司将椅子搬回墙边,黑子开口:“赤司君,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什麼?”


“在这幅画完成以前,拜托请不要偷看——当然没有不信任赤司君的意思,总是提出任性的要求我很抱歉……但我很坚持。”


赤司挑眉,“为什麼?”


“等这幅画完成,一定会给赤司君看的,但是在那之前不行……该怎麼说呢,这样的话,就完全不一样了。”


“不一样?”


黑子点头,“我是指观赏的感觉。”


“……我知道了,我答应你。”


“谢谢赤司君。”


即使是他,也会想看看自己笔下的赤司究竟是什麼样子。他深信着,待这幅画完成,自己就能弄清楚每当那抹赤色占据视线时,跟着心跳随之脉动的感情是什麼了。


他抬手抚平了画布上的皱折,静静地笑了。


***


偶尔偶尔,赤司会提着他的小提琴,或者是空白的五线谱到画室。当他在谱上画下一个个音符的时候,黑子有些好奇地看过来,“赤司君在做什麼?”


“写谱。”他简洁地回答。


已经忘记第一次是什麼时候了,赤司开始将自己脑内的旋律谱到纸上。通常,只有在特殊情绪下或情绪起伏特别大的时候,他才有写曲子的灵感;然而与黑子哲也共处一室,不知为何,新的音符不断从内心深处倾泻而出……以及与其随之涌动翻腾的感情,亦然。


因为答应了黑子,所以赤司并不清楚那幅画现在进行到哪里,他从琴盒里小心取出小提琴与琴弓,搭在肩上。


回荡在画室的旋律让黑子不自觉轻轻扬起嘴角,他瞄了眼背对着他演奏的赤司,继续刷上色彩。黑子发现,这是他第一次那麼细心画一幅画。以往创作时他总是挥洒自如,当然细节处理也不失细腻,但如此小心翼翼还是头一次。


为什麼呢?或许是他认为红色这种神圣的色彩必须小心驾驭,也或许是因为他画的主角是赤司,如果画坏了,别说对方了、他都不知道如何向自己交代。


暂且停下笔,他看着画中的赤司。


基本色彩已经打好了,但是黑子迟迟没有为画中人添上表情。他咬着下唇思索着,不时抬眼瞄向演奏着的对方。


自己心目中的……他,是摆着怎样的表情?


这就回到最初的问题了。他如何看待赤司征十郎的?他给人的感觉是温和有礼,冷静沉稳……还有,不常笑。人说微笑有很多功用,那麼对赤司征十郎来说,他笑的目的通常不在于表达喜悦,而是与人保持距离。从外人的角度来看,他们大多会认为赤司“完美而不易亲近”……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


但是黑子知道,这样的人有着与镁光灯下完美形象不同的一面,也会和一般人一样,因为想起了不愉快的往事而感到烦躁,也会因为喜悦而展露发自内心的笑……


所以,当得知他从未好好过过生日时,他会尽他所能为他庆祝;当他真心露出笑容时,他竟然有了“要是他能一直这样笑着就好了”的想法……除了这些,他还希望他能卸下心防,他还希望,自己能够把这所有都传达给他——


心中咯登一声,似乎有什麼声音与画面从深沉的心海浮上来,被阳光照耀,终于看得清容貌。是祖父的声音。


‘喜欢的感觉……这很难解释耶。有时候你会因为喜欢一个人而感到开心,有时候却感到无比痛苦——就是这麼矛盾的感觉。’


‘开心?痛苦?’小黑子皱了皱眉头,‘……不太懂。’


‘这样吧,小哲,’祖父用宽大的掌摸了摸黑子的头,‘对你来说,当你会想要试图将什麼感情灌注到画里面,希望可以传达给看的那个人……的时候,那就是“喜欢”了。’


黑子握着画笔的手不自觉有些颤抖。


会被对方的一个小动作、一句关心牵引情绪,这全部都是因为……喜欢?


——原来,我是喜欢赤司君的吗?


别人眼中的黑子,大概就是个只懂画画、面无表情的天然呆,这的确是偏见,不过黑子在某些方面上确实挺天然的。譬如说,他到现在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其实正经历着那所谓“喜欢一个人”的感觉,还有……


自己喜欢赤司征十郎这件事。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