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吐息雪色 Chapter 9



似乎有什麼变得不一样了。


但就算是他,也不了解具体上到底是什麼改变。


“我要去趟小卖部,纱雪要一起吗?”“哈哈哈哈哈……跟你说我上个周末去游乐中心的时候啊……”“你说你交女朋友了?怎麼可能……”


下课,教室里乱成一团。


赤司面无表情地塞上耳机,将下巴搁在手心,看向中庭。但是很不幸的,因为位置的关系,那个喷泉被校舍挡住了,他无趣的将视线移回。


明明今天也和往常一样,生活就像钢琴的黑白琴键一般,一成不变,黯然无色……


但是为什麼,感觉心情和以往都不同……不过,或许这样还正常多了,不然,对於各种各样的人事物不会感到特别欢喜、特别愤怒……简直就像是麻木了一样。


让他脱离这无止境循环的,是黑子哲也。


——这究竟是为什麼呢?黑子?

请你告诉我吧。


这是赤司第二次在午休时来到中庭 。


上一次来的时候是为了将画笔还给它的主人,也就是赤司征十郎与黑子哲也的初遇。


……不过,其实赤司每个午休都会在琴室外的阳台远远看著专注作画的黑子。他发现自己似乎被他的存在,牵引住了目光。


为什麼?因为他的眼神与其他所有人都不同?可以的话他也想知道答案……不如说,这就是今天他会来到中庭的目的之一。


听见脚步声,黑子抬头发现是赤司,眨了眨眼,“午安,赤司君。”


“午安,黑子。”


这次,黑子的左手难得没有捧著画盘,而是拿著一枝炭笔速写著某人的侧脸,已经接近完成的阶段。


赤司在黑子旁边坐下,问出自己好奇很久了的问题:“……你午休都会来?每天?”


黑子转过头瞄了赤司一眼,“如果天气没有太糟糕的话,几乎是的。”


“这麼做的原因?美术科校舍应该有画室可以使用吧?”


“……老实说,我也不清楚。”黑子用食指搔了搔脸颊,“……我只觉得,只要一直这麼做下去,总有一天我会自己找到理由。”


……神奇的思维,难怪他可以画出如此优秀的作品……吗?


“……啊,对了,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赤司君?”黑子放下炭笔,“一个最近一直困扰著我的问题。”有疑惑就问,这是和祖父相处久了黑子留下的习惯。


“什麼?”


“是关於‘恋爱’的问题”。


赤司微微睁大了眼。……恋爱?


“互相表达心意,也就是‘告白’后,两情相悦的男女就会进一步交往——这点常识我还是了解的,但我想问的是——”


“……等等,黑子。”赤司打断黑子。


“什麼事?”


“难道你认为,对於这种事,我会比你了解?”


“这不是当然的吗?”黑子理所当然地眨了眨眼,“因为赤司君很聪明啊。”没记错的话,每次挤到公告栏前查看成绩公布的时候,赤司君的名字向来在最顶端。


“但是‘恋爱’并不列在学科里头。”


“如果是赤司君的话,知道应该的会比我多……我是这麼想的。”


“好吧,我会尽我所能把我知道的告诉你。”


“那麼、赤司君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麼感觉吗?”


喜欢一个人?


“‘喜欢’的感觉会因为喜欢的人、甚至是自己的年龄、所处的环境,因此而不一样。所以,想要明确说明喜欢一个人究竟是什麼感觉,是说不准的……这事大概要亲身经历过才会明白——我是这麼认为的。”


“那麼、这种感觉——喜欢一个人的感觉——赤司君是否经历过?”一出口,黑子有些后悔。似乎……太直接了?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吗?


不过赤司似乎完全不在意,对於因自己的心直口快而想掐死自己的黑子,也只是露出了富有深意的微笑,“……谁知道呢。”


“……这样啊。总之谢谢赤司君了。”


“哪里。”


“ ……啊,你要走了吗?”看著站起身的赤司,黑子问道。


“啊。对了黑子,一直想要告诉你,”赤司偏头。


“?”黑子歪头。


“午休那麼长一段时间都待在室外,衣服记得多穿一点,小心别著凉了。”


黑子一顿,随后颔首道谢:“我知道了,谢谢赤司君。”


对於黑子哲也这份朦朦胧胧、十分陌生的情感,赤司征十郎考虑过很多可能性。


羡慕?憧憬?因为他总是专心一意、毫不犹豫地挥洒画笔,不像自己到现在还在“自己为了什麼演奏”上钻牛角尖?


这两样情绪对他来说的确很陌生,但将那感觉解释为憧憬或羡慕似乎不完全正确……


——若是如此,就是这麼一回事了吧?


——“喜欢”?


那麼,这样的感情,是何时开始从心底滋生的呢?或许,是第一次见面、自己将画笔亲自还给他的那个午休——如果“一见钟情”这种鬼东西真的存在的话;也或许,是他小心翼翼捧著杯子蛋糕对他说“生日快乐”的那夜……


——不过……这问题似乎,也不怎麼重要了。


黑子看著刚完成的人物速写。因为今天的景色没有让他触动到想要马上纪录下来,於是就画了祖父的侧脸,彷佛以此怀念他。然后,他将视线投向逐渐走远的赤司的背影。突然一个激灵,大脑尚未完整接收信息身体就已做出反应。


他追上欲走回音乐课校舍的赤司。


赤司也查觉到黑子追了上来,他回头,“黑子?怎麼了?”


“……有个请求,赤司君。”黑子抬起眼,湛蓝的眼眸深处闪烁著不知名的光。


“请做我人物画的对象。”


“……人物画?”赤司露出有些微妙的表情,“意思是,你要画我?”


黑子点了点头,“没错。”


“可以告诉我,你选择我的原因吗?”


“因为,赤司君是在这所学校中我唯一可以选择的人了。”黑子停顿了一下,然后:“如果会对赤司君造成困扰,可以拒绝,没有关系的。”


他想了想,然后摇头,嘴角牵起小小的弧度,“不,不会造成困扰。”……不如说,似乎还挺有趣的。


“……也就是说,赤司君愿意…?”


“嗯。”


“非常感谢!”黑子对赤司鞠了一躬。


赤司之所以会答应,有很大原因是因为,他颇想看看黑子哲也笔下的自己。


他注视著那双眼睛,一汪清潭映出了自己的倒影。


——在你眼中的我,究竟是什麼样子呢?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