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吐息雪色 Chapter 8


一扫寒假的阴霾,开学时出了太阳。


积雪渐渐融化,在校园各处留下一滩滩水洼,静止的水面如镜子般倒映出天空的颜色。中庭喷泉向上涌起的水花闪耀著晶莹的光,衬著四周还没完全融化的冰雪,清透空灵。


黑子眯了眯眼,将这画面刻印到脑海以作之后作画的素材,然后将视线投注到台前正发话的美术老师身上。


“……除了平时成绩需要的作品外,我希望同学在学期末前可以额外交出一幅人物画。”望月对全班说:“不列入成绩评分,只是单纯想看看同学们对於主题为‘人’的画,会如何表现而已。不限定绘画媒材,看你们想要最单纯的素描、还是油彩或水彩,都行。”


缴交期限是学期末,也就是说他们有整个学期的时间可以完成那张画。给出那麼长的时间应该是希望大家可以认真完成。


那麼……人物画的话,人物是重要的关键。黑子左想右想,发现他能画的人也就只有祖父跟母亲了……毕竟对他来说,所谓“交际圈”几乎不存在。


……也只能这样了,黑子想。


不过他也不怎麼放在心上,毕竟时间还长著。






翻开写生用的画册,然后架到眼前的画架上,黑子抬头瞄了眼天空。


冬季的天空,即使出了太阳也依旧淡得有些清冷,不似盛夏那样蓝得发亮。太阳也是,不再张扬自己的光与热,洒下的日光让大地就像披上一层柔和的光纱。


手上的画盘只有深深浅浅的蓝色与一点白色,黑子打算将今日的天空收藏到画册中。其实,午休时黑子不会极度认真的画一幅画,因为只要太过投入他就会达到忘我的境界,或许不致於钟声响彻校园他还恍若未闻,但若钟声响了再收拾用具通常会来不及赶上下节课,他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午休同常都只是速写或写生,画点小东西。


将眼睛所见的天空描绘至纸上,在画册这页的右下角以蓝色颜料签上自己罗马拼音。


他放下画笔和画盘,因为时间还很充裕,所以不急著收拾用具,他就只是望著天空,入了神。


在琴室奏完一曲的赤司,来到琴室外头的阳台,一眼就看见坐在喷泉边的黑子。


——又在那里?


他拿出手机。


口袋里传来震动,黑子从口袋掏出手机。是来自赤司的短信。至於他们为何会有对方的手机号,则是在咖啡店巧遇那天交换的。


【From:赤司君】
冬日的天空有什麼特别的吗?


看到这则短信,黑子一个扭头往后望去,一下就看见了站在阳台上望著这里的赤司。赤司大概是对於黑子一动不动望著天空彷佛入迷了一般感到困惑了。


【From:黑子】
不是的。我只是在想,如果冬天一直都是晴天就好了。


看见回复,赤司忍不住莞尔。原来他那麼认真在思考的,就是这件事?


【From:赤司君】
那样的话,就不是冬天了吧?


黑子浅浅地笑了,抬起眼,让天空融进自己眼底的海洋。


【From:黑子】
说的也是。


知道吗?待暴风雪过去,太阳出来,积雪开始融化时,人们之所以完全不觉得温暖,是因为融雪吸收了空气中的热量。所以,即便太阳露脸,依旧偏低的气温仍就让人们抱怨连连,难得的放晴似乎也不怎麼可人了。


冬阳也仅出现那麼一瞬,紧接著乍暖还寒,让人不禁怀疑短暂的放晴究竟是自己的幻觉还是真实?




不过,他们都忘记了一点。


那阳光,的确拥有著足以融化冰雪的温度。


就是这样,才显得难能可贵。


——就如同某些人的笑容一样。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