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吐息雪色 Chapter 7


可以说是一种习惯,每次拉完小提琴赤司都会用拭琴布细心地把琴身擦过一遍,所以即使久了,那把琴的光泽还是依旧鲜亮,就像新的一般。


久而久之,白色的绢因为沾染上灰尘而变成脏兮兮的灰色,赤司微微蹙起眉,看著脏掉了的丝织品,最后决定丢弃。


唰一声拉开了窗帘,微光窜进了室内,赤司确认外头的天气不算太恶劣后,决定出一趟门,再不出去绝对会闷坏的。


穿上大衣、围上围巾,赤司锁了门后便离开宿舍。


这个寒假,赤司没有回家过年。


如果母亲还在的话,他或许还愿意回去,但她不在了,那个形式上被称为“家”的建筑,就只是个四方形的盒子而已,冷冰冰,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里头当然承载满了回忆,而当中也不是完全没有愉快的,只是令人不快的多於前者罢了。


天气阴冷,北风袭卷著街道,把光秃秃的树吹得劈啪作响,感觉随时都会断裂倒塌。


走到学校正门的对面,赤司推开艺术用品社的玻璃门,铃当被摇响的同时柜台后方传来上了年纪的老板说著“欢迎光临”的声音。


赤司在音乐用品区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付了钱接过老板递过来的纸袋,便离开了店。他的视线往旁边移去。


与艺术用品社相临的,是一间咖啡店,除了饮料还有简餐或点心等等的,是放学后学生们经常光顾的店家。赤司想了想,最后决定进去喝杯咖啡再回去。


令人意外的,咖啡店里的每个坐位几乎坐满了人。赤司想起刚刚外头的小黑板上貌似有写,今天是特价日。


女服务生马上跑到赤司面前,“这位客人,我来帮你看看还有没有位置……啊,最角落那边还有一个空桌,我带你去吧。”


赤司轻轻颔首,服务生将他带到座位后对他点了点头,“桌上有菜单,如果要点餐的话和我说一声就可以了。”


谢过服务生后,赤司刚坐下便听到向他问好的声音。


“你好,赤司君。”


坐在他对面的,即是赶在开学前几天回到学校的黑子哲也。


其实在服务生把他带到座位前他就看见黑子了,只是服务生华丽地忽视掉了坐在位置上的透明少年。


赤司回想刚刚的对话,服务生确实说还有一个“空桌”……没错吧?这人的存在感究竟有多低啊?


“你似乎很擅长突袭这一招呢,黑子。”


黑子似是有些不满地噘起了嘴,“明明都是我先到的。”


看见眼前被称为天才的少年露出那样孩子气的神情,不禁莞尔。


“……我有个请求,赤司君。”赤司抬起眼,将视线从眼前的菜单移向黑子。


“如果你决定好要点什麼了的话,请顺便帮我点一杯香草奶昔。非常感谢。”


赤司挑起眉。黑子轻叹了一声。


“我试著喊过服务生小姐,但她没有一次听见。也不是没想过直接去叫她,可看她一直很忙……没多久后她就领赤司君来这座位了。”


……低存在感,向赤司这种向来备受瞩目的人难免会好奇,如果拥有了会是怎样的感觉?不过看来,果然不便之处比较多吧。


“辛苦你了。”


黑子望向似笑非笑的赤司。“……诶?”


“一直被忽视,不是挺麻烦吗?在各种意义上。”


“……我习惯了。”


“是吗。”


对此,黑子的确早已释然。一来是真如他所说,习惯了;二来是就算他的存在感高了那麼一些,那些因他的才能而对他敬而远之的同侪也不会改变态度,所以对他来说几乎没差。


这时服务生将两杯饮品都端到赤司眼前,赤司摆了摆手,指向对面,表示香草奶昔是黑子的。女服务生这下才注意到黑子的存在,因此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用心有余悸的微颤声音说了声“请慢用”就赶紧离开了。


“……但是,总觉得赤司君可以看得见我,为什麼呢?”看著那名女服务生的身影,黑子吸著香草奶昔,低声说道。那音量低的就像是说给自己听,而相信他也不会想到,这问题被听力向来敏感的赤司捕捉到了。


即便听见了也不打算给予回应,赤司只是低头抿了口咖啡,轻轻笑了。


“那麼,黑子你是要回宿舍?”出了咖啡馆,赤司问。


“呃,不是。我手上有望月老师给我的画展的票,今天是展期的最后一天,我不想错过。”这也是黑子会赶著回宿舍而不是在家多陪妈妈几天的原因之一。因为这个画展展出许多黑子喜欢的画家的画作,想进去参观展览是要买票的,既然从老师那里拿到免费的门票,黑子不想浪费。


“这样啊。那麼,我走了。”赤司对黑子点头,“没意外的话,开学见。”


“开学见,赤司君。”


走了几步,赤司回眸,看著黑子逐渐远去的背影。那抹浅蓝淡薄到彷佛随时都会消融於空气之中,然而他却可以一眼就辨认出那有些模糊的色彩。


若要问“为什麼”的话,大概是初遇时黑子的身影一倒映在他的视网膜上时,就已经在他心里留下深刻印象。


他活过了十六个年头,见过无数人,赤司发现他们面对他时,少有人不因自己这样眩目的存在而黯淡下眼神的。


然而黑子哲也,几乎是唯一一个例外。


从他眼底延伸出去的浅蓝广袤如汪洋,清浅如海水。


对他而言,那名蓝发少年的确,是绽放著属於自己的光芒的。


‘总觉得赤司君可以看得见我,为什麼呢?’


……因为你对我来说,是耀眼的。


就只是这样而已。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