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吐息雪色 Chapter 5


对黑子哲也来说,时光的流逝是极为快速的。


没有上课的日子,只要完全栽近画布上的另一个世界,他常常如同抛弃了现实的感知与思考般,谁都无法打扰他;有时候坐在画架前就是一整天,直到身体发出抗议,他才会放下画盘和画笔去进食或睡觉。


而时间,就在这分针与秒针不断的轮回下,溜走了。


看着车窗外快速奔逝的景色,黑子此刻才真正意识到,一年又要过去了。


他总会在这种时候问着自己:这一整年,自己是否成长了一些呢?那些过去不甚了解的东西,现在找到答案了吗?


果然……没有吧。


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确认时间充足后黑子闭上眼睛,进入了浅浅的睡眠。




按下门铃,门被打开之后,朝黑子迎来的,是一个温暖的拥抱。


心头生起了一股暖意,黑子合上双眼轻轻扬起了嘴角,收紧了手臂,“我回来了,妈妈。”


退出拥抱,黑子妈妈捏了捏黑子的脸,从头到脚扫视了黑子一遍,“感觉又瘦了呢。又是因为画画所以没有好好吃饭吗?”


黑子用食指搔了搔脸颊,没有回话。


黑子妈妈看他逃避回答,叹了一口气,然后露出宠溺的笑容,“算了,以后记得就好。难得回来一次再对你唠叨似乎就太可怜了。快进来把行李放好,外面很冷吧?”


晚宴过后没多久,便是寒假了。黑子在宿舍抱着棉被睡了几天,然后挑再过年前几天搭新干线回到老家。


一回去朝他袭击而来的就是一桌丰盛的晚餐,妈妈边笑着边说“小哲平常吃得太少了”,然后不停地给黑子碗里夹菜,直到黑子再也吃不下为止。


晚饭之后,黑子坐在客厅陪妈妈聊了很久,直到真的忍不住困意打了个哈欠后,黑子妈妈便把他推进浴室要他洗澡然后回房间睡觉。


把自己摔进柔软的被窝里,嗅着一室熟悉的温和味道,黑子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占据了视线的,依然是架在画架上的白色画布。


黑子歪了歪头,思考着。他是要画什麼来着……?


怎样苦思他都想不起来,最后放弃回想,打开颜料的盖子,开始在画盘上调色。


将画笔浸染颜料,他轻轻将色彩涂抹到画布上,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不可置信地微微睁大了双眼。


颜料就像是被画布完全吸收一样逐渐淡去,然后,彻底消失在画布上。


黑子握紧了画笔,换了一个颜色,再度描绘至画布上。


结果亦然。


下一秒,黑子在床上醒来。


……原来是梦啊。


但是,这样的梦境竟让他感到了些许不安。


——如果这个梦境有什麼特殊意义的话,那些被吞噬了、被消抹了的,究竟是什麼?


* * *


“抱歉呐,小哲,难得你回来一趟却得帮忙大扫除。”黑子妈妈抱歉地笑了笑。


“哪里,完全不会。一个人打扫很辛苦吧?我来帮忙会轻松很多的。”


“……那麼画室就交给你扫了。抹布和扫把在那边。”


黑子提着清扫用具来到了祖父的画室,这个伴他度过童年岁月的地方。


因为母亲工作忙碌的关系,平时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打扫,所以画室积了不少灰尘。


有些老旧的画架依旧静静倚在墙边,画具整齐陈列在木柜里,墙上摆挂着祖父的作品。和记忆中的画室一模一样,只是多了一层灰,少了那个和蔼温暖的眼神。


黑子轻轻呼了一口气,开始打扫。


他很仔细地将柜子和小桌子等木制家具擦过,先扫过地再用水拖过一次,忙了颇久才把画室弄得乾乾净净。


最后,打扫即将告一段落,整理着大木柜的黑子,被摆在最底层的一样东西吸引住了目光。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