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吐息雪色 Chapter 2

  

  

  黑子总无法用文字或言语完整地表达自己的情感。让人忍不住嘴角上扬的是“快乐”,使人鼻酸、热泪盈眶的“悲伤”,令人咬牙切齿、捶胸的情绪则叫“愤怒”──当他历经种种情绪时,大脑马上链接的往往不是上述人们用以描述自己心情的形容词,而是画盘上的色彩:譬如说,喝到香草奶昔的幸福感是阳光般温暖的鹅黄,对母亲的感谢与爱则是如同在第一抹晨曦之下初绽的蔷薇的粉红,或祖父过世时心里那片浓得化不开的、掺了蓝色的灰……


  因此他说不準,当自己与那个人视线交错时,胸口溢满的情绪究竟是“惊豔”还是“感动”?那佔去大半视线的赤红存在感过於鲜明,甚至让他无法分神去思考,这份无以名状的感情,又是什么颜色?


  他就这样直愣愣地盯着对方瞧,直到赤发少年清了清喉咙他才回过神。


  “我是音乐科的赤司征十郎,初次见面。”


  “……美术科的黑子哲也,初次见面。”黑子对他点了点头,“请问你找我有事吗?”


  赤司没有回答,只是将手上的纸带递给他。


  放下画盘与画笔,黑子一头雾水地接过纸袋。早在这之前他就听说过这个同样被誉为天才的一年级生,不过他怎样也想不出他特地来中庭找自己的理由──要知道,美术科与音乐科拥有各自的校舍,两科的学生平时少有机会接触。


  他打开纸袋,将里头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拿了出来。细长的杆状物被人用白色的棉质手帕细心地裹了起来,他睁大双眼,心里一动,赶紧将手帕拆开。


  那即是他几乎已经放弃寻找的画笔。


  “我前几天午休时在这里捡到了它,”赤司解释道:“本来想早点还你,但一直抽不出空,抱歉。”


  其实他大可以请老师帮忙转交,不过关于这点,黑子尚沉浸於找回珍贵失物的激动与喜悅中因而没有多想。他站起身,直接对赤司来了个标準的鞠躬,声音止不住地有些颤抖:“真、真的非常感谢……!”


  “不用谢。”赤司淡淡回道,挑著眉注视著黑子试图压抑情绪的微妙表情。果然是很重要的东西啊。


  黑子握紧手中的笔,抬起眼,“请容我说声抱歉,我真不知该如何报答你才好……”


  那双蓝色眼眸里的真诚似乎触动了心里的某一块,赤司先是一愣,随后扬起嘴角,摇摇头,“不,这样就好了。下次请別再那么不小心了。”


  简单告过別后,赤司便离开了中庭。


  直到赤司消失在自己视野,黑子才收回不自觉便被他吸引的目光。


  “……居然真有人够格与红色匹配呢。”


  回想着那双漂亮的红色眼睛,他仰头望向灰濛濛的天空。


  * * *


  『真、真的非常感谢……!』


  多久了?上次接触到如此真挚的情感,究竟是多久以前的事?


  黑子哲也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类型,他和他的发色与瞳色一样,如同初雪后放晴的天空,纯净得仿佛从未被表面看似明媚事实上肮脏无比的世界汙染。在他的眼底,你看不见任何虚伪或客套的巴结,只有不加伪装的真实。


  ──这样的你的眼中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赤司一直就知道,美术科的校舍里有一间没人使用的教室,被拿来掛放美术老师觉得优秀、值得典藏的学生们的画作。那么当中一定会有黑子的作品。


  他拉开了门,踏进室内。没有摆放任何桌椅的教室显得十分宽敞,虽然无人使用,但从整洁的环境看得出来仍有定期打扫。他就这样仔细地欣赏著墙上的每幅画,顷刻间,偌大的空间内只有他的脚步声回响著。


  到底还是国内顶尖的艺术学校,每幅都有相当的水準,然而,这些的确出色的画作,却在另一幅画之下黯然失色。


  画框旁边,作品名称的字段是空著的,作品简介也仅写了个“海”字。只看到这或许会产生这样的疑问──这画家怎么那么随便?但是只要好好去欣赏画作本身,便会明白,他想表达的东西,已经全灌注在画里了。


  正如简介所写,那是片海,一望无际的海,几只海鸥盘旋在上空,伴随着几朵柔软的白云──怎么想都觉得普通的风景,在黑子哲也的笔下,却不平凡。


  画的色彩烙印在视网膜的瞬间,明明窗户紧闭着,赤司却仿佛感觉到微风轻吻著他的发梢……是海风!带着夏日暖洋洋的气息,以及浓重的海水味;耳边传来了海水拍打沙岸的浪潮声及海鸥的鸣叫声,金色的沙滩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天海连线的朦胧蓝色就像他眼底的汪洋,柔和而单纯。


  由于母亲的兴趣是收藏名画,对于绘画赤司懂得不少。他十分清楚,有很多作品只有拥有鉴赏眼光的人才能看出其价值,但黑子的画作所传达的美却很大众,任何人都能被感动。和这里的其他幅画完全是不同级別,黑子的画是有生命的,也就是说,他画里的世界“真的存在”!

 

 

 

  不想打断画作带来的绵长余韵,赤司站在那片海前好一会儿才离开教室。


  方离开美术科校舍,赤司便听见班主任广播他的名字。毕竟是家常便饭,他也不怎么意外,直接走向教职员办公室。


  “报告。”赤司拉开办公室的门时低头说了一声,随后走向班主任的座位,“请问老师找我有什么事吗?”


  原本在和其他老师聊天的生方转过头,拿起桌上的东西递给赤司。


  赤司接过的同时生方开口:“这是下周圣诞晚宴的节目时间表,因为赤司同学有表演所以先给你一份,让你确认一下。”


  他对生方颔首,“我知道了,谢谢老师。”


  “不会。”生方扬起了赞许的微笑,“辛苦你了。”


  走出办公室,赤司面无表情地扫过精致的印刷品一眼,便随手丟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圣诞晚宴,这是这所高中的传统。放寒假前,也就是圣诞节前夕,校方总会办一场晚宴,让平常总是忙着学习的学生们好好玩一场,提前庆祝圣诞节。


  而今年的圣诞晚宴,正好是12月20日那天。


------

注 : 如果资料没出错的话,日本的寒假是12/23~1/8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