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艱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能了解你,而是你不了解你自己。
-尼采

吐息雪色 Chapter 0

 

 

  秒针滴答呢喃,细数着时间的流逝,不知在第几次与12重合的瞬间,少年身后喷泉的泉水向上湧起,弥漫起漫天水雾。


  降落在白皙面颊上的细小水滴让拂面的北风更加冰寒刺骨,黑子哲也不禁缩了缩脖子,仿佛想将整张脸塞进围巾里。他呼出一口白气,继续动笔沾了沾画盘上的颜料,将搭配好的色彩描绘到画布上。


  黑子所就读的学校,是一所全国知名的艺术高中,科系分为音乐及美术两科。


  音乐科与美术科的教学楼位于不同侧,欲至另一科系的教室必须穿过中庭,中庭正中央的喷泉可说是两栋校舍的分界线。这个巴洛克式的喷泉除了被视为分界外,还被浪漫主义的少女们当作许愿池,池底满是学生们丟进去的硬币。


  明知在这样的冬日里坐在水边也只会更冷,他仍旧执意每个午休在这里作画,自己也说不清原因。硬要说的话,应该是流动的水声在宁静之中的回响格外令人平静──


  ──仿佛世界只剩下他一人。


  * * *


  最后一丝纷杂之音终于隐没在飘荡的空气中,红发少年执起白色烤漆的小提琴,轻轻将琴弓搭在琴弦上,拉出一个音符。


  盛满了灯光的台上,赤司征十郎是众人目光的焦点。


  划出鲜明存在感的音符、精準对点的节拍,悠扬的曲调仿佛带有魔力一般,让人不自禁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台上这名演奏着的少年身上──直到曲子结束,猛然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经站起身,将听见这完美演奏的感动化为掌声,赠予这位年轻的演奏者。


  前面数不清的目光,赤司从小便开始面对。虽然早已习惯,但随着年纪增长,他发现,自己果然还是没办法喜欢上这些过於灼热的东西。


  优雅鞠了一躬,在掌声愈发热烈的同时,赤司扬起了微笑──


  ──一抹上扬角度近乎完美无暇,却不真实的笑容。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