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 be running from the pain.

「甜蜜使人麻木,痛苦才有真實感」

我終於確定,我喜歡的是那些赤裸、不帶虛偽的東西。它們不完美,但誠實;喜悅與悲傷必然有,但能帶給我最多真實感的,往往是「痛」。

所以《黑夜問白天》才成了我真正的入坑曲,在此之前只是覺得他唱歌很好聽的路人粉(這並不代表他以前沒有類似作品,然而傳唱度太低,僅僅是路人粉的我不會知道。關於這點真得好好懷疑一下大眾的聽歌品味…)。

在聽到這首歌的前陣子,我剛好經歷了一段低潮,我沒有想過有一首歌能夠跨越兩個多月的時間,擁抱了當時在深夜裡絕望看著自己一點一滴沉淪的自己。

我甚至還沒聽完整張《偉大的渺小》,我已經被這首歌的誠實與坦白打動。

誠實是需要勇氣的。我想起自己陷入憂鬱情緒那段期間,我的諮商老師對我說:「我覺得很奇怪,明明你情緒狀況不好,為什麼我在校園裡遇到你時你還是笑著和我打招呼呢?」因為我害怕把內在的黑暗表現出來的話,大家會討厭我、愛我的人就不會愛我了。就像他曾說他不會展現自己的負面情緒,他怕嚇到歌迷們——因為在大家眼裡,他一直是那個充滿正能量、活潑愛笑陽光可愛的大男孩。

可我們都忘了,真正愛你的人,會包容你的所有。換句話說,那些在這種情況下沒有被「嚇跑」、留在你身邊的,就是真心愛著你的人。

也許我比較奇怪,特別喜歡聽那些很誠實、帶著痛楚的歌:比如《One shot》、《生生》、《Lier and accuser》、《黑夜問白天》、《4:44》……當然也可能是因為我很淒慘地母胎單身,無法理解那些或苦或甜的情歌(笑)。

你的痛苦我都心疼,這點請不要懷疑。不過這些是每個人必經的過程,我感謝的是你願意分享出來,美得令人心碎——你讓我看到人有多脆弱,就能多堅強。

我以前常想,人終究是孤獨走在人生這條路上的,即使再親密的人,也無法理解你的全部,我常為此悲傷不已。這樣的我,卻在聽著這些歌時被同理了,也好像藉此與他更靠近了——這是何等渺小的偉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