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 be running from the pain.

《Beautiful word, beautiful world.》

 
我嘗試從你那段時間發的相片與文字找出一些蛛絲馬跡,但果然,除了事發後第二天發的簡短道謝,你隻字不提;日後的動態裡,我只能得出你依舊帶著我無法擁有的正能量,專注於生活的結論……
那些你獨自吞下的苦澀,我無法從表象看見。
所以說,文字和言語到底是什麼?人類為了表達自身的感受而創造出千萬個詞彙,但能毫不保留地說出心底的話的人卻少之又少。一個人想把自己偽裝起來太簡單,而文字恰巧是最便捷的方式,它們鑄造成一件堅固的鎧甲,保護裡頭那顆脆弱不已的心。
 
 
在《好想大聲說出心底的話》裡,成瀨順聲嘶力竭地喊著:「言語的份量是很重的,有些話說出來就再也不能挽回了!」
是啊,
它能成為無邊黑夜裡閃爍的星光、沉溺前抓住的浮木,也能化作鋒利的刀刃扎人的玻璃渣子,在生命裡劃下道道無法抹滅的刻痕。
所以她最後選擇了沉默,和你一樣。
我能理解這種選擇,這種沉默不是默認,而是因為不管怎麼說,都能被任意歪曲成最醜陋不堪的樣子,就像根本不認識你的他們,光是用蜚語流言就將你塑造成一個根本不是你的人。
但是那些心情不會消失的,怎麼可能消失,就像蛋哥對成瀨說:你表面上沉默,但你在心底說得可太多了。
整部電影裡最救贖人心的莫過於坂上這句話:「如果說不出來,你可以用唱的啊。」
還好,她的吶喊我聽見了;
你發自內心的請求也透過歌聲,在寂寞的營火邊和著蟬聲與吉他和弦,也觸碰到了我的靈魂。
你和自己,同時也是和世界對話的聲音,我聽到了。
    
   
我覺得我好像懂你了,或者說我們身上有一部分太過相像:外表瘋狂,內在卻細膩甚至有些敏感,但礙於某些原因,不能表現出來——我們都是獨自一個人走在這個世界上的lone ranger。
但何其有幸,
你有音樂,而我有你啊。
 
 
「於是我們領教了世界是何等兇頑,同時又得知世界可以單純而美好。」——爽爽貓by Second
我是個太容易被他人的言語與情緒傷害的人,
但我想也正因如此,
我才能敏銳地從你的歌聲中感受那些不曾說出口的心情——
如果奇蹟有聲音,那一定是你的聲音。
  
 
-
我知道這件事其實已經過了頗久,但由於我本身性格與一些經歷的緣故,整件事我都能深深同理。
因此只要想起,我都會難受著。
他習慣用音樂化解這些情緒,而我有的恰巧是文字,算是簡單的紀錄吧。
-流韶

*圖片來自林俊傑微博

评论